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相客的博客

人的出生是緣,相遇、相識、相知、相惜、相愛,都是冥冥之中由業力的牽引而對上眼。

 
 
 

日志

 
 
关于我

佛教的宗旨是引導眾生步入正知正見的佛法領域裡,而不是自吹迷信捧自己法力有多利害,這不是佛法,不必太迷信這種人,因為這些人只要打一小針的麻醉藥,就失去法力了,這就表示不是究竟法,也與世尊所教導的真理不一樣,已悖逆了佛法,是依佛外道,只能算是騙吃騙喝加騙財騙色的野狐法。 之流。大家要謹慎守住自己的正知見。

网易考拉推荐

灯 影 3.  

2009-10-09 23:39:09|  分类: 佛知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答:]

   来文:

【【又,《菩萨璎珞本业经》卷上中(十回向位之十观心)云:「复次,十观心所观法者:一、……。二、……。……十、以自在慧,化一切众生(以上为来函中所无之经句),所谓中道第一义谛般若:处中而观,达一切法而无二;其观慧转转入圣地,故名相似第一义谛观,而非真中道第一义谛观。其正观者,初地已上有三观心,入一切地;三观者,从假入空名二谛观,从空入假名平等观,是二观方便道;因是二空观,得入中道第一义谛观。双照二谛,心心寂灭,进入初地法流水中,名摩诃萨圣种性,无相法中行于中道而无二故。」就七住菩萨「般若正观」之慧门而观,上依《菩萨璎珞本业经》世尊明说为「相似第一义谛观,而非真中道第一义谛观。」今讲堂所明心见性诸师兄,不论依萧老师之判果或《成唯识论》之判位,具不出贤位或云初二位(资粮位、加行位),乃至《瑜伽师地论》中「胜解行住」。而此观慧乃相似观,尚且非真中道第一义谛观,而其是否能依此「相似第一义谛观」可以建立六、七二识「转识成智」;能同于《成唯识论》中所说初地菩萨之「转识成智」?此为第二点「转识成智」之疑。】】

谨答:

彼等诸人于《菩萨璎珞本业经》之经文意旨,未得真会,亦未前后贯通举示,唯取其中一段,便作违于全经之说,然后如是举示于大德,则成断章而取其义,则有过失;是故来函所举经文语句,非唯断句错误而已,更易滋生误解。今依经文原意,增录来函所未举录之经文语句--加上此段经文之前提--别作正确断句如上;此中增录之经文者,即是上开经文中仿宋字体之部份,并重新加以正确之释义。如是加上经文前提语句及正确断句,可免断章取义之后,于作此段辨正之前,当先令诸大众同得了知经文意旨,而后方可辨正之,嗣后可免各执一词之说。兹先疏解经文大意如下:

【【十回向位菩萨,当修十种观行,其所观察之阿赖耶识真如…等法相者,一、二谛正直,………;佛子!第十、应以真如本来自在之智慧,度化一切众生,这个度化众生之法门,就是中道第一义谛之般若智慧:也就是处于中道而观察一切法,通达一切法皆从自心阿赖耶识出生,实与阿赖耶识无二。这样观察阿赖耶识心体所显示之法相,及「所生诸法等法相」所得的智慧(此位之观行即是相见道位之进修,不离阿赖耶识心体之种种法相故),是渐次转进而逐渐进入圣位初地的;由于这个三贤位阶段的中道第一义谛观,虽然已证实相般若,仍然不是真正的通达,所以名为「相似第一义谛观(故真见道起之三贤位菩萨,名为相似即佛,仍非分证即佛之地上菩萨)」,仍然不是真正的中道第一义谛观。真正的中道第一义谛观,是说初地以上之真如心有三种现观,这三种现观,可以使人渐渐的从初地前进,乃至到达等觉地。所谓三观是:

一、从假入空观,名为二谛观:从观察一切法悉皆假有,皆从真如阿赖耶识出生,由此现观而进入「一切法无我--空」之般若现观境界中,这种现观名为二谛观,双观世俗谛之一切法空,亦观胜义谛之空性心阿赖耶识;如是从一切法假有而观入空性胜义谛,将一切法汇归空性阿赖耶识,名为从假入空观,双观二谛,这双观二谛即是第一种现观。双观二谛者:第一种谛观为「观察空性阿赖耶识恒常不坏,而现观『一切法缘起性空之蕴处界我』假有」,如是名为证得「蕴等假有」之世俗谛;第二种谛观是「观察空性阿赖耶识实是法界万法之根源」,证得胜义谛;如是名为双观二谛,名为从假有之蕴处界而观入空性胜义谛,名为从假入空观。具足此二现观者,名为证得二谛观。

二、从空入假观,名为平等观:现观蕴处界…等一切法,悉皆是空性阿赖耶识所含藏之种子中所出生者,出生以后运行不断,其实本是阿赖耶识所有种种体性之局部,本是阿赖耶识所有之法性;然而阿赖耶识出生了这些蕴等万法运作之时,却又自住本来自性清净涅盘境界中,与世间万法非一亦非异;如是,所生蕴等万法,其实与能生万法之阿赖耶识平等平等,亦非异于空性心阿赖耶识而有蕴等万法;由是现观故,亲自现观万法实由空性心阿赖耶识出生。如是汇归蕴处界…等万法于空性心阿赖耶识以后,再现观空性心能生万法,万法与空性非一亦非异;由是缘故,菩萨转依空性心阿赖耶识以后,不必急于取证无余涅盘,是故发起受生愿,故意保留一分思惑之现行而不断之,藉以留惑润生,再入人间修诸菩萨行,不离人间三界中假有诸法;是名从空入假之平等观。

三、平等观与二谛观,乃是方便道,依世俗谛之蕴处界等万法,及胜义谛空性阿赖耶识之现行配合,方能作此观察故;若离世俗谛中所观万法,则无可能作此二种现观故,此二观并非空性心阿赖耶识之自住境界故,此二观非是空性心阿赖耶识所能自作之现观故,空性阿赖耶识自无始劫以来恒离见闻觉知故,一向无智亦无得故。菩萨因为亲证真如心体阿赖耶识之后,能如此现前观行的缘故,便可以在完成现观的时候,真正的通达中道第一义谛:通达空性心阿赖耶识的「空、假、中」等三观,双照世俗谛与胜义谛,双照二谛观与平等观,了知世间万法皆唯自心阿赖耶识所出生、所显现,不须执着万法而夤缘不舍;由此缘故,此际开始,心心寂灭,绝对不造『能引生来世三恶道业行』之身口意业,异生性永伏或者消除净尽,不复再如三贤位中尚有因瞋、因贪、因私心所激,而偶然出现之异生性种子现行,所以未来世中永不堕入三恶道;亦不似内凡三贤位之有时会有凡夫性、异生性现行,从此正式进入初地法流水中,成为初地之住地心菩萨,转入修道位中,此后便随法流水而任运渐进,这就是已经成为摩诃萨的圣种性者;此后永远都在无相法中,行于真正之中道,而不再有落入空有断常二边的现象中了,这就是真正的中道第一义谛观。】】

由如是经文所说者,当知真见道明心之时所得之中道实相观,仍非是具足通达中道观者,都只是相似第一义谛观,尚须悟后不断的在相见道的观行上,对阿赖耶识在十八界法中运作所产生的种种法相中,作诸观行,通达位后方能发起如是「空、假、中」三观之境界;由初地所发起如是空假中三观般若之成就故,方得名为真正之中道第一义谛观,已非三贤位中之相似中道第一义谛观。成论卷九中亦如是说,炯然无异。

然而如是三观之境界,要由后相见道位中,具足亲证八识心王、五法、三自性、七种性自性、七种第一义、二种无我法之后,方能发起如是三观。而五法三自性…等之修学及观行,非是未入真见道位之凡夫及二乘圣人所能稍得现观;亦非真见道位菩萨在证悟明心后之短时间所能成就者,唯除乘愿再来而有胎昧之菩萨,方能于此世悟后自行作观,而在数年之内发起如是三观。若是今世有地上菩萨之随时开示指导,自身福德圆满,性障又极轻微者,方能于一世中发起空假中三观之现观而入初地;是故此经中佛说真见道位后之十回向位菩萨,修行十观法门而「转转入圣地」,乃是渐次观行而「转转」渐入圣地,绝非彼等所说「真见道位之明心一悟,便可一时进入初地圣位中。」是故彼等欲免除相见道位之种种观行,免除异生性之修除或降伏,便欲在此时一悟之间而以真见道之功德,证得初地境界之第八识真如,欲在此时一悟而成就初地菩萨之果证者,乃是妄想!违佛于经中所说,复违玄奘大师成论所说,殊不足取!

依此经文前后而观,征之于余所判定之果证,征之于解深密、楞伽、华严、瑜伽论、成论等佛语菩萨语,皆同余之教判无异。是故,余所判定之明心真见道位,唯是第七住位,唯有根本智,故余判定亲证真如心体阿赖耶识者尚非初地,尚须进修后相见道之种种法,尚须修除异生性现行,方能入地;所说完全同于成论,同于《菩萨璎珞本业经》所判之七住位。

今者 大德来函所述彼等举示此经之经文,判定真见道位为相似第一义谛观,仍属胜解行位所摄,与余所判明心真见道位为第七住位,契合无异;却与彼等前时私下所言「真见道位即是初地菩萨,一悟之时即可证得初地真如,所证为初地真如之唯识性」者,炯然有异;事实是彼等所判与经教大异,非余所判有异经教。

既然前真见道时尚非初地心,既然前真见道后,尚须进修后相见道位诸法,既然明心时已是真见道,当知明心必有初分下品妙观察智、平等性智生起,明心真见道位亦是见道所摄故,见道位中必有根本智故,则必有下品妙观察智与平等性智之初分故,唯是具足与不具足之差别尔。彼若妄言:「明心证得阿赖耶识时不可能有下品二智,要进入初地时方有下品二智。」则其说法乃是主张:「唯有相见道具足之后,方有下品二智。真见道位应不能发起下品二智之少分。」则应成为:真见道非是见道位所摄。亦应成为:真见道位应无根本无分别智。则违佛说与玄奘菩萨成论所说, 佛说与 玄奘成论所说者,皆说明心真见道亦是见道位所摄故,皆说明心之真见道位中亦有无分别智故,说为根本无分别智故;既然明心已是见道位所摄,当知必有一分下品二智生起,不应全无,可证余语无虚也。

既然真见道时尚未具足见道位全部内涵,当然必有一分下品二智生起;当知真见道位中必有下品妙观察智、平等性智初分现起,而未具足。既然见道含摄真见道与相见道,当知明心真见道时之转识成智,尚非具足下品妙观察智、平等性智,要待相见道位之继续进修及观行,而后始得渐渐具足初地入地心位所有下品二智;余如是说,同于经论所说无异。自是彼等不解如是法义中之细密差别,故生误会;误会已,却来责人正确之法义为非。

然而彼等近来私下不断耳语传言于正觉同修会中:「吾人于明心时即可亲证初地真如,即可在真见道时,一悟而成初地之果证。」又私下放言曰:「真见道时即是初地菩萨,证得唯识性。萧老师指导吾人证得阿赖耶识时,并非真见道,只是证得唯识相,不是真正的见道。」如是等说,皆异于大德来函中,彼所举证经文论文之意旨。全违教证,亦违正理,彼已错会真见道之意涵故,彼亦错会唯识性之意涵故,彼亦错会初地真如之意涵故;如是错会者所说,焉可说为正法?是故,余所说之转识成智之理,实无差池;而彼所质疑于余者,咎在自身误会经论中佛菩萨意旨,不能深解经论细密法义差别,复又不解余诸书中所作教判,是故便以自身误会所得之邪见,更来质疑于余,则其所行显非正行也!所知所见悉皆颠倒故!悉皆违教悖理故。

复次, 大德来函中所言:【【今讲堂所明心见性诸师兄,不论依萧老师之判果或《成唯识论》之判位,具不出贤位或云初二位(资粮位、加行位)】】,此说乃是误解余书中判教之说也!亦是误解经论正义者,非是正说!

谓余书中之判教者,乃说明心而不退失者(证得阿赖耶识之后能安忍其本来无生无灭,而不否定阿赖耶识心体者)为第七住;若否定阿赖耶识者,即退回六住加行位中,或者乃至退回资粮位中,然皆误以为自己是增上进修。眼见佛性而不退失者为第十住位,非是加行位,更非是资粮位也!加行位者乃是未证第八识心体者故,乃是第七住位以前之菩萨故。如余诸书中所判者为:从初一住至第六住,为是外门广修六度万行,乃是修集未来真见道时所须之资粮。于第六住中观察蕴处界我虚妄,断除我见,伏、除所取与能取,此皆我会中禅净班课程所教授者;第六住位满心时,再作加行,熏修真见道之行门----般若之正知见与参禅方法,以及参究第八识自心真如之参禅过程,皆是加行位所摄。

证悟阿赖耶识而不否定退失,方是进入真见道位者,即成第七住位菩萨,即非资粮与加行二位也!如是教判,详见拙著诸书中所附:《佛菩提二主要道次第概要表》可知,亦见余诸书中之教判内涵,同于佛说,证非虚言。而非大德来函举彼所言「明心见道之后尚在资粮、加行位中」,此乃彼等退失明心之法,而自以为是增上修证者,为吸收正觉会员入其座下,而对正觉同修会正法所作之不实压抑之说也。

是故余诸明心而不自我否定之会员同修等,皆是第七住位菩萨,皆是真见道位之菩萨;眼见佛性者皆是第十住位菩萨,已在相见道位中,然皆是胜解行位,余补充为「解行证位」,绝非大德来函中所言之资粮位与加行位也!余诸书中皆如是判定故,未曾如大德来函所举彼说之为资粮位、加行位也!必须如彼等诸人否定阿赖耶识心体之后,方是退回资粮位与加行位之人也!明心之后若得继续进修相见道之种种闻熏与观行者,则离十住位而入十行位、乃至入于十回向位中。彼作是说误导于大德,致令大德来函作此言说者,实为不当!故彼如是言行者,已成诬谤正法之说也,本质实已成为诽谤佛教法宝之恶行也。

至于 大德此段函文中所说下品妙观察智、平等性智等转识成智之疑,前已说之,今不重赘。请详前文所说即知。

[第六答:]

   来文:

【【再者,依 玄奘菩萨《成唯识论》卷九所言:「菩萨起此暖等善根,虽「方便时」通诸静虑,而依第四方得成满,托最胜依入见道故,唯依欲界善趣身起,余慧厌心非殊胜故。此位亦是解行地摄,未证唯识真胜义故。」窥基菩萨《唯识述记》更进一步说明:「而依第四方得成满,即最后入时唯依第四,第四禅望余禅最胜,要托最胜依入见道故,不依下地入。」故依唯识宗言证「见道位」则必须有第四禅定力,而今讲堂诸多「见道」师兄连悟后都未得此定,何况悟前?故亦可知此明心应是「解行位(胜解行位)」而非「证位」。此为第三点与《成唯识论》「见道位」所依禅定相左疑惑!】】

谨答:

来函中云:【【再者,依 玄奘菩萨《成唯识论》卷九所言:「菩萨起此暖等善根,虽方便时通诸静虑,而依第四方得成满,托最胜依入见道故,唯依欲界善趣身起,余慧厌心非殊胜故。此位(四加行位)亦是解行地摄,未证唯识真胜义故。」】】

此乃偶说通教极果菩萨转入别教者,非是论中多所开示之别教直往菩萨之行门也!何以故?谓述记中说:「六十九中,通三乘说。唯依诸静虑及初近分、未至,能入圣谛现观,非无色定。」意谓通教菩萨成俱解脱已,或二乘俱解脱圣者回心大乘别教中,求取佛菩提之真见道般若慧--根本无分别智--当依第四禅证境而亲证之,于第四禅等持位中之亲证者,其般若证量最为殊胜故;下三禅及未到定之证境不如第四禅故。或者应依初禅等持位或初禅近分之未到地定而亲证之,不应于四空定中参究之,四空定中无观慧故,多止无观故。此乃是言:已经有禅定证量者,应依何种禅定境界而悟入般若,最为胜妙。并非主张应有第四禅方可开悟明心也!文中已说初禅乃至禅前之未到地亦可得悟故,是故不须定有第四禅方可证悟也。

复次,述记说:瑜伽69中所说者既是「通三乘」而说,显非纯说别教直往菩萨,则知别教直往菩萨通常要待三地心时方修禅定,则不必依第四禅定境而亲证明心之般若慧境界方入真见道位。所以者何?别教直往菩萨,于初住至六住中,外门而修六度万行之时,难得有人能证初禅乃至四禅故;若必须依第四禅方可悟入般若者,则律部《菩萨璎珞本业经》中佛说七住菩萨即得「般若正观现在前」者,便成妄语;亦应中土禅宗诸祖皆成未悟或错悟之人,中土禅宗诸祖在证悟之时,率多未曾亲证第四禅故;未审彼等诸人于此有何辩解?能自圆其说?能令四众佛子信之、受之?

大德来函复举《述记》文云:【【 窥基菩萨《唯识述记》更进一步说明:「而依第四方得成满,即最后 入时唯依第四,第四禅望余禅最胜,要托『最胜依』入见道故,不依下地入。」故依唯识宗言证「见道位」则必须有第四禅定力,而今讲堂诸多「见道」师兄连悟后都未得此定,何况悟前?故亦可知此明心应是「解行位(胜解行位)」而非「证位」。此为第三点与《成唯识论》「见道位」所依禅定相左疑惑!】】

如是论意,非是一切菩萨见道之常法,与因地菩萨之见道有异;此乃谓最后身菩萨之「最后」见道--一悟成佛之最后见道--悉依第四禅等持位中之参究而入见道位,甫见道已,即令大圆镜智现前,即成佛道,是名最后见道。三地满心位后无复如前未离胎昧之菩萨地中,世世皆有真见道等事故,三地满心前之见道,皆非最后见道故。三、四、五地满心位已后,皆无隔阴之迷,直至等觉位皆无胎昧,是故不须世世重复真见道故。

然于人命短促时劫示现之最后身菩萨成佛时,必定于人间示现犹如世人凡夫,示以胎昧之身,隐其威德神力而示现「人身修行可以成佛」;此是最后见道,故名「最后」。如是最后见道要依第四禅等持位而得成满,方得现起大圆镜智;第四禅等持位中,止观均等故,不堕四空定中之偏止而少观慧故,三禅以下定境劣于四禅故,所证慧解必不如第四禅中所发起者故,第四禅望余前三为最胜故。由是缘故,说最后身菩萨要托最胜依之第四禅等持位而入「最后见道」,不依下地禅定境界而证最后见道。如是所说者,不能证成彼等所说「要有第四禅定力方能开悟」之邪理,亦与余法无有矛盾冲突之处,云何彼等举证于大德作为反对余法之证据?

复次,一切非最后身菩萨若作四加行,以傍修禅定作为助益者,即是「方便」修四加行,此则通于通教转入别教菩萨之行门,多不通于别教直往菩萨之行门。若是通教佛--三明六通之俱解脱菩萨--修四加行而求别教佛菩提之见道者,亦以依第四禅而得见道者最为殊胜,胜于余禅见道者故;于大乘菩提真见道之时,即得发起般若深妙慧,能作深入之现观故,即得开始任运进断我执习气种子故,是故成论卷九说:【菩萨起此暖等善根,虽「方便」时通诸静虑,而依第四方得成满,托最胜依入见道故。】何故名为最胜依?谓若依前三禅定境而入真见道位者,所依境界非是最胜故,以「下三禅」定境之观慧作为所依境界而得见道者,厌离生死苦之心非是最殊胜者故。成论论意,如是分明,不应藉此偶说之例外说法,而主张必须先有第四禅方可见道也!不应取来作为否定余法之证据也!互无抵触故,余所说者乃是别教通途之法门,乃是别教直往菩萨之通途,而非通教俱解脱菩萨转入者,亦非是二乘俱解脱无学回心者所修之法故。

而此通教菩萨傍修禅定作为方便,以求别教般若之见道者,当依第四禅为胜,然非必须;若说必须有第四禅定力方能见道者,则中土禅宗百分中九十九祖师,当言皆是尚未明心者,当言皆是尚未证得真见道之凡夫,则成诽谤中土禅宗一切证悟之祖师者;然而彼诸真悟祖师却又能通般若之根本智,亦于后时能通后得无分别智,是故彼所主张「必须具有第四禅定力者方能见道」之说,实有大过,乃是不解述记别说、广说之旨者。

复次,纵得第四禅而得明心、入真见道位者,亦只是胜解行位所摄,仍非通达位初地,彼等不可误以为在第四禅中明心者必可成为初地心也。此谓通达位之内涵,必须函盖前真见道与后相见道之功德故;是故,此通教转入之菩萨,依第四禅而证得别教之真见道者,仍未进修相见道位一切「唯识性、唯识相」之观行以前者,仍摄于胜解行位中,不因其在第四禅定境中证悟,便可成为初地心也,真见道位中尚未进修相见道位之别相智等法故,尚不能了知五法、三自性……等胜妙法义故,尚未具足见道通达位之全部慧解故。

是故,通教菩萨转入别教中而得见道者,纵使能依第四禅定境而得见道明心者,仍须悟后再进修相见道诸法观行,同于别教直往菩萨于前真见道后之进修后相见道无别,唯是通教菩萨先已修断烦恼障现行,先已修除异生性之功德,悟后进修初地心时较为迅速,故与别教直往菩萨互相有异尔。是故别教直往菩萨通常不须先修禅定,便得依四加行而断我见…等;如是伏除能取与所取之后,参禅觅心而引发真见道,证得真如阿赖耶识而发明根本无分别智--成就殊胜之解行,非必须有禅定证量。

然无禅定证量者,证悟之后受用转依之功德较劣,容易被恶知识所退转;亦因尚未修除所知障中相应之异生性,往往因于性障、私心与邪见故,有时造诸恶业:否定正法、诽谤真善知识。是故较难发起圣性,不易进入初地。是故仍以证得第四禅者修学参禅知见而引发真见道,最容易发起圣性而迅速进入初地,然亦唯是较速尔,非是不须进修后相见道诸观行法门也!是故要待相见道位之修行,方能进入初地之入地心中,由是故说此为最胜。

由是缘故,来函主张「应有第四禅定力者方能获得别教般若宗旨见道」之说,非为正说。《瑜伽师地论》69中说:依第四禅而得见道者,谓声闻地俱解脱之阿罗汉故,或说偶有先证得第四禅之凡夫与外道,进前修证般若之真见道者故;亦非是说一切声闻地阿罗汉皆能如此故,《述记》中已说「69中通三乘说」故。既通三乘而说者,当知必有二乘俱脱无学回心大乘别教者,或有大乘通教俱脱菩萨,或通教中已得第四禅之有学地菩萨转入大乘别教者,故说彼等当依第四静虑而修四加行,而引发大乘别教佛菩提之真见道;此第四禅境界望下四地境为最胜故,上四地则多止少观,难以证悟故。

瑜伽69所说者既通三乘,当知别教中菩萨,亦可能有「先曾在通教中修得第四禅」回心修证佛菩提者;然亦非必依此四加行之方便而通静虑境界,而如别教直往菩萨之直接以四加行伏、除能取与所取,然后直接参究而获亲证--引发真见道--现前触证真如阿赖耶识,便得七住位之胜解行位般若现观,便离六住位以前之资粮位及加行位。若必须修得第四禅以后方可参禅,方可亲证真如阿赖耶识者,则中土几乎一切禅宗祖师皆应不能亲证真如者,焉可见有多人得悟?是故对于成论、述记、瑜伽之意旨,不可执定文字而作错解,要依论中真旨而作定解。

若必须亲证第四禅之后,方得亲证真如,则彼等私下宣传所说:「不必四禅定力,亦不必修相见道之观行,便可一悟而成初地菩萨」之说,岂非益显虚妄?如是坚持及质疑于我者,则是更显彼等之自语相违、自相矛盾,目的岂非唯在贬抑我正觉同修会之法义耶?是则不异司马昭之心也!何以故?谓彼等莫道第四禅,乃至余早年所亲证初禅、二禅等定境,彼等今时悉皆未曾证之,何况能证第四禅?既不得第四禅,更云何倡言能悟?更云何倡言「一悟能证初地真如心」?则应彼等乃至七住位之真见道皆不可得,何况能于一悟之下即入初地?则彼所说便成空言,便成自语相违、自相抵触!是故彼作此说者,实无正义。是故别教直往菩萨之见道位修证,不必定须具有禅定证境,成论所说禅定证境之所依者,乃谓亦有如是「方便」行,非说绝对如是故,观乎成论前后十卷文句所说可知。

复次,禅宗之禅,乃是般若智慧,非是禅定,与禅定并无关连。禅定要依制心一处之长时渐次观行转进安住,方能得之,通于外道;然而般若证悟之境界中,纯是证知法界实相之智慧,不通外道与二乘,更与禅定完全无关也!云何彼等主张必须有禅定、乃至第四禅之证境方能证悟般若?此说不通也!而彼等复言:「初地真如则是靠证知。」亦已说明其所谓证真如者乃是「一念相应慧」之法,而非次第禅定相应之法,云何却告知大德:「应有第四禅之次第禅证量方可证悟真如?」岂非自语前后矛盾?所说焉是正理?

复次,于诸经中, 世尊亦未曾言真见道之触证者必须先证第四禅之定境;此不特大乘般若之见道,观乎二乘解脱道之见道,乃至二乘极果之慧解脱,亦复不须任何禅定境界作为佐助。若为回心大乘之俱解脱二乘罗汉,说般若之真见道者,则当为彼等圣人宣说:「应依第四禅证境而引发真见道,最为殊胜。」彼等本已在二乘法中先行证得第四禅故;如是而言佛法者,彼此、前后皆无过失。然彼等诸人皆是未曾通达道种智之人,不知其中密意,便认作一切人皆须先证第四禅已,然后方得引发真见道,昧却「方便」一言之意,便成误会佛法般若之亲证意旨及知见,亦成抵触自语之言也!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