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相客的博客

人的出生是緣,相遇、相識、相知、相惜、相愛,都是冥冥之中由業力的牽引而對上眼。

 
 
 

日志

 
 
关于我

佛教的宗旨是引導眾生步入正知正見的佛法領域裡,而不是自吹迷信捧自己法力有多利害,這不是佛法,不必太迷信這種人,因為這些人只要打一小針的麻醉藥,就失去法力了,這就表示不是究竟法,也與世尊所教導的真理不一樣,已悖逆了佛法,是依佛外道,只能算是騙吃騙喝加騙財騙色的野狐法。 之流。大家要謹慎守住自己的正知見。

网易考拉推荐

真 假 开 悟 一、  

2009-10-10 03:53:02|  分类: 佛知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 假 开 悟

─真如、如来藏、阿赖耶识间之关系

平实居士 述着

 

(鹦鹉摩纳)语世尊曰:「我父都提,大行布施,作大斋祠;身坏命终,正(应该)生梵天;何因何缘,乃生此下贱狗中?」世尊告曰:「汝父都提,以此(大行布施故生起)增上慢,是故生下贱狗中:「梵志增上慢,此终六处生:鸡狗猪及豺,驴五地狱六。」……若有男子、女人,急性多恼,彼(等诸人于深妙正法)稍所闻便大瞋恚,憎嫉生忧、广生诤怒;彼受此业,作具足已(诽谤正法的恶业具足作了以后),身坏命终必生恶处,生地狱中。」(中阿含《鹦鹉经》)如佛所言「因施而生慢者堕畜生道,因闻所未曾闻之深妙法便作诽谤之业已即堕地狱」,则学人因师之助而悟者,若因得此「真见道」之浅悟而生起增上慢,而妄自尊大,而自行创造新佛法,冠于原有正法之上,用以诽谤正法及谤贤圣者,其过更增,欲求不堕地狱后长劫辗转三途者实难,有智学人当以此佛语自省。

                                             平实居士 述着

既然《华严经》中说,证得阿赖耶识心体之人,可以运转阿赖耶识心体而发起本觉智,故说亲证阿赖耶识者方是亲证本觉者,方是证真如者;《起信论》中更说证此本觉者方名始觉(初次证悟)之菩萨,由此证知:亲证如来藏者方可名为真实开悟者,除此绝无般若之开悟。则未证如来藏(阿赖耶、异熟、无垢识)者,既无本觉智,必非真实开悟者;若示人已悟,则成大妄语业。而此本觉智,唯有大乘别教菩萨所证般若智慧中方有,二乘圣人及大乘通教中之阿罗汉、缘觉位菩萨皆未证得第八识如来藏,故皆无此本觉智,故二乘皆无般若实相智慧;是故亲证阿赖耶识心体,而能运转阿赖耶识心体之人,才是真实证悟之人,即是证得本觉智之始觉位菩萨。若人否定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心体,即是外于真正之本觉智而欲别求本觉智,斯人非狂、即痴,绝无丝毫智慧,是故若人否定阿赖耶识心体,谤为生灭法而别求觉悟真如者,即是谤法谤 佛者,其理极明。

                                                       平实居士 述着 

真 假 开 悟

 

序   文

缘于二○○三年初,农历新年期间,有本会亲教师杨居士、蔡居士、法莲师伙同悟观师(即紫莲心海沙弥)等人,结伙串联而否定阿赖耶识心体,将 佛所说「本来而有、永不可坏」之金刚心阿赖耶识心体谤为生灭法,欲使大众误会三乘菩提根本法体之阿赖耶识心体是生灭法;并以私下结伙串联之方法,迷惑近百人追随之,以种种手段极力运作,欲使正觉同修会瓦解于一旦。后时因为彼等拒我于千里之外,致使平实始终无法获得机会与彼等对话,于此不得已之情势下,乃以一夜又加一日之时间,造《略说第九识与第八识并存…等之过失》一文,略为宣示八九识并存之种种过失,显示彼等所主张之法义有无量过失;又因彼等努力串联,影响会中约三十位法师(注)离开同修会随其学法,杨、蔡、莲等诸人诬谤平实之法有误,又捏造无根之事实,诬谤平实身口意行,促诸法师随其退出同修会,随其修学「更高之正法」;杨先生初期更自谓已证佛地真如,浑然不知自己实堕大妄语罪中。然诸法师随于杨、蔡、莲等人修学不久以后,即发觉其法多有过失,心中起疑,乃将杨等诸人告诫不许示余之杨、蔡、莲等人知见,于三月二十七日隐覆地址名氏而来函具言,以真诚之心求余探讨真义,因此缘故,平实乃日夜急书覆函而作辨正与厘清,故有五月底之四百余页《灯影─灯下黑》一书出版,广示正法实义,以此欲促杨、蔡、莲…等诸人回心转意,忏悔谤法毁佛之过,以救谤法毁 佛之地狱业。(注:彼诸法师大多尚未破参,然不久即已发觉杨、蔡、莲之说法有严重错误,导致多数人舍彼而去。)

 

杨、蔡、莲…等人将法界实相心体之阿赖耶识横加否定,谓非实相心体,更于 佛说第八识实相心体之上,别立另一想象之心,冠于实相心阿赖耶识心体之上,以此想象之法作为实相心体,更谓此一别立而不可证之心体为出生阿赖耶识心体之实相心;其手法,与印顺之建立「不可知、不可证之意识细心」、建立「涅盘不可知」之作略如出一辙。然而如是外于圣教而别作建立者,有种种过失,说之不尽。今略说三过者,其一:若彼所说正确者,则应阿赖耶识非是佛所说能生万法之心体,被生之心不可能出生万法故,能出生万法之阿赖耶心体必是实相心体故;其二:若言彼等所别立之真如确属能生阿赖耶识者,则彼真如必定是心体,若非心体则无可能出生任何一法故,则彼等绝无理由狡辩为「非是心体」、「同是第八识」,则成八九识并存,而有无量过失;其三:佛及诸菩萨皆说「真如唯是识之实性」,乃是第八阿赖耶识心体上所显示之真实性,皆说真如乃是在「识之实性」上施设建立转依之法相,故说真如非实有,故说「真如亦是假施设名」,是故不可心生颠倒而建立真如为能生阿赖耶识心体者,否则即成「女能生母」之大过,亦成就「美丽能出生花体」之过失。由是故说杨、蔡、莲等人当时不肯接受余之摄引──不肯接受平实低心求见相救──导致彼等心生颠倒之后坐令平实失去挽救彼等之机会。如今彼等谤法毁佛之事已然成就,然观察彼等所知所见,绝非如实见,皆已悖离般若真旨故。

 

如是妄于万法实相心体阿赖耶识之上,别立阿赖耶识心体所显现之真如法性,作为能生阿赖耶识之法,乃是颠倒见。杨、蔡、莲等诸人,上于万法本源之阿赖耶识,别立另一能生阿赖耶识之想象法,乃是画蛇添足、头上安头之妄举;何故言彼画蛇添足、头上安头、为虚妄法?谓画蛇时所添之足及头上再安之头,皆是虚妄想所生之子虚乌有法,法界中实无其法,故说蛇足及头上之头皆名虚妄。即如愚人妄将其师所示真金谤为非金,欲于真金之外别觅真金;邪见所祟故,乃将黄铜建立为真金,坚执自己所觅得之黄铜为真金,然后更来否定其师所示真金为非金。如今彼等诸人同此愚人,否定真金阿赖耶识,别觅想象中才可能存在之另一法为实相心体,或返认离念灵知意识心体名之为真如;如是画蛇添足、头上安头、返堕常见而不知自过,犹误以为是精进增上,皆因信未具足而不能安忍于阿赖耶识心体所致,亦因福德未满足而不肯先意下心探讨法义,坐失亲与善知识当面探讨之机缘。乃至平实下心求见于杨、蔡二人,竟不肯俯允相见,令平实「自屈己心、欲救弟子」之善行不能得遂,如是自断菩提慧命之生路,岂可谓之为有智之人?

 

如斯等人所说所为,并非创见;谓古时已经有人如是互相质疑,是故古来有谓「识共有六」者,有谓「识共有七」者,有谓「识共有九」者,有谓「识共有十」者;彼此共诤互非,各执一词自以为是,因此促成玄奘菩萨之西行求法。非唯古时,近代亦有日本一分佛学研究者主张:「识共有六,不出于六;第七及八,皆是后人创造第三转法轮经典所说。经中若言有七、八识者,皆属方便说,皆是从第六意识中细分而有者。」追随如是谬说之邪法者,台湾多有其人,即是印顺、昭慧、性广、传道、星云、证严等人是也。如斯等人坚决主张「识唯有六」,不肯承认实有第七识意根,不肯承认实有第八识如来藏,皆成谤法毁佛之徒,本质正是狮子身中虫也。

 

然而昭慧、传道、星云、证严…等人如斯邪见,实非自己之创见,乃是承继印顺法师之邪见而来;印顺则是宗秉于藏密黄教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之应成派中观邪见而来者。至于宗喀巴之如是邪见,亦非是自己之创见,乃是宗本阿底峡秉承于古天竺「晚期佛教」密教化后之密教上师寂天、安慧否定阿赖耶识之邪见,以及月称「菩萨」之《入中论》否定如来藏后之一切法空邪见,故说印顺、宗喀巴、阿底峡…等人所说唯有六识之邪见,皆非自己之创见也,皆是食彼未悟古人之涎唾者。

 

至于天竺密教化后之「佛教」密宗上师月称、寂天…等人,为何会坚决主张「识共有六,绝无七八」?皆因第七识所显现「心之行相」极微细,极难了知;而第八识所显现「心之行相」更为微细,更难了知、更难证得。若不能证知,则无能力正解第二、三转法轮诸经,则无能力弘传第二、三转法轮诸经之真实义,则将为人所轻,难以为师弘法,难以接受信众之广大供养。然而自身既已出家,既已出世弘法、住持佛法,现大师相,焉可使人觉知自己根本尚无般若慧学之证量?焉可承认自己未悟、不懂般若经义?如何取信于众人?由是缘故,索性否定第七、八识,则可免去「悟抑未悟」之质疑;师徒即可纯就六识心而说诸法,便可相安无事而广受信徒供养也,此即是古今否定七八识之大师等人共有之心态,非唯今时台湾专以误会后之南传佛法取代大乘佛法之印顺法师…等人之心态也,实是未悟而又好为人师之部份法师居士所共有之心态也。

 

至于月称「菩萨」之主张识唯有六者,亦非始作俑者,乃是古天竺晚期佛教之时势所成者。此谓大乘菩提极难证悟,般若门中「成佛之道」内涵亦极难了知,是故少人能知二乘菩提异于大乘般若之所在,便以二乘菩提之法,妄言为大乘佛法,加上「断除我见我执而发大心,不取涅盘,即是行菩萨道,即可成佛」之邪说,省略亲证般若实相法界阿赖耶识之内涵,依二乘法而主张识唯有六,便以此粗浅知见作为成佛之道,取代大乘菩提正法。如是大众皆悉误会大乘佛法以后,以讹传讹而成为古天竺晚期佛教一时之共见,而诸大师共同弘传之,言为正法。非唯古天竺如是,今时台湾印顺、昭慧、传道、性广、星云、证严等人所说者亦复如是,绝无二致。观乎印顺以二乘菩提之解脱道法理而言为成佛之道,却又误会了二乘菩提之正义,然后于其书中处处主张识唯有六者,可证平实所言洵非虚妄也。而此主张古已有之,非是印顺或宗喀巴个人之创见也;是故识共有六、有七、有九、有十之说,皆是已经老掉牙之千年故事也。

 

由是故说,专在「识共有六、有七、有九、有十」之上广作文章者,不肯依止经中 佛说「广说有八」之圣教者,皆是重炒千年冷饭之人。如今杨、蔡、莲…等人,续堕古人「识共有九」之邪见中而不自知,为免此过而强言狡辩所建立之第九识同为第八识,而不知此是千年冷饭,更取来热烈的重炒一番,作为佛法证量之增上,自信满满的展现于众人眼前,用来否定正觉同修会之正法,焉可谓为有智之人?彼等诸人虽然后时自称未曾主张「识共有九」,后又言自身仍未证得第九识真如,又辩言「真如非心非识故非第九识」,然此实因拙文《略说八九识并存之种种过失》印行流通已,方始改口之说也;初时实说有第九识真如能生阿赖耶识心体也。乃至今时犹自私下辩言:「阿赖耶识由真如─清净法界─所生,故是生灭法。」迄今仍有法莲、紫莲二人,依据杨、蔡之说写成书籍公开流通可为证据,证知余非虚言诬谤也。杨、蔡、莲等人如是主张已,其所说真如纵使不名为第九识,本质仍是第九识心体也,若非心体则无可能出生第八识也,非因其强言为第八识便可不是第九识也。是故杨、蔡、莲等人今时已然进退两难,言必失据,不能自救也;凡此皆由彼等初始根本已谬,是故其后所说所行欲求不谬者,皆不可得也。

 

复次,彼等诸人今时之走入岐途而自以为增上者,亦有其因;谓彼等诸人对于经教不曾贯通,自身之观行复又不足,是故未能圆成相见道位之「后得智」,初地道种智更不曾通达;又因为文字障极为严重,读不懂经论文句之意义,是故随言取义、依文解义而不依于真实义,成为依语不依义之人;以如斯等事为因,复又喜爱夤缘诸方,以斯为缘,常有面见诸方法师居士共论法义之事,导致后来多研经教、预先准备谈论内容之人提出质询时,杨…等则因尚未通达经教故,复未发起相见道位之「后得智」故,非但不能开示妙义与人,乃至无力圆成自己所说之法教,由是缘故信心减退而对正法生起疑心;乃至后时被人所转,改信印顺法师之邪见,以印顺法师对《起信论》之错误批注作为理论主轴,以破余法。后因平实引据《起信论》原文破之,彼等乃专以自己发明创造之第九识新说,谓为符于佛说经教真义,反谤余之八识正法为粗浅之法,反谤余之言悟为大妄语,倡言「证得能生阿赖耶识之第九识真如才是真悟、才是真见道,即是初地菩萨。」随即以「大妄语地狱业」之名义,恐吓我会中之初悟者及未悟者,令生恐慌,逼令离去我会,随其修学。却不知自己方是大妄语者,不知自己示人以初地果相时─狡辩真见道为初地果证─以及初时自言已证佛地真如、初地真如时,已是生起大慢心而堕于大妄语重罪中,却颠倒其心,对他人以真悟之真见道而诚恳低判为七住位者,诬谤为大妄语、为慢心,反作恐吓之事与业,岂非颠倒行事之人?

复次,杨、蔡、莲…等人另立「能生阿赖耶识之真如」而成为第九识本质,则此后阅读一切经教时,都将导致无可避免的严重曲解经教意旨,而自以为能通经教意旨;如今被平实所造《略说第九识与第八识并存…等之过失》一文所破,又被平实所造《灯影─灯下黑》所广破,至今不能回辩自救,只能顾左右而言他,以种种饰辞笼罩学人,于出书往复辨正法义一事,无复能为;十一月底又将被本会台南共修处老学员所组成之法义辨正小组所造《辨唯识性相、假如来藏》二书所破(编案:皆已出版),预料杨、蔡、莲等人届时将仍旧不能置辩──不敢出书回辨;对于与余当面辨正法义一事,无能力、更无胆气敢为。

 

然而为首之杨…等数人多有闲暇故,于新春期间及SARS停课期间南北奔波串联,因此而影响法莲师、悟观师…等三十位法师随之退转,致使本会所建立支持法莲师弘扬正法之台南共修处,沦为杨、莲…等诸人破坏正法之另一根据地;由此因缘,本会认为台南地区广弘此法之缘未熟,拟停止台南地区一切共修业务,不再于南部地区弘法,乃委派干部…数人前往辨正法义后,再以函件对学员正式宣布放弃彼处,任由法莲师操控台南共修处道场。然因台南共修处之多数新学员极力反对,提出「责任说」,不断强力要求本会派人继续指导共修;本会闻已,深知难辞其责,乃由以前建立台南共修处之老学员别觅新址,另立直属本会之共修处;彼诸台南老学员等人,并针对此一谤法事件而主动成立法义辨正小组,写作《辨唯识性相、假如来藏》二书,响应法莲、紫莲二人之出书否定正法。

 

后时即因台南新共修处筹备完成,回复正法之共修,乃有会中台南地区新旧学员强烈要求:「应请平实导师于台南共修处新造佛像安座开光法会后,举办一场演讲,澄清法义正讹,显示正法真实,尽力抢救谤法之人免堕地狱罪中。」因此缘故,乃于二○○三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开讲,以《真假开悟》为主题,以「真如、如来藏、阿赖耶识间之关系」为内容,开示「真开悟」与「假开悟」之差别,意欲再尽一番人事,以救彼等退分菩萨,令彼觉悟忏悔,庶能免除诽谤正法、破坏正法之长劫尤重纯苦后世果报。亦作如是考虑:如是主题既是千年来所不断诤论之因由,则不能不考虑未来学人仍将会有如是诤论,永远不绝如流;为后世如斯辈人考虑之故,不能不整理成书、传之后世,藉以消弭后人重蹈毁法覆辙之机缘。由是缘故,乃由本会新成立之编译组,将录音带加以整理,转成文字;即以转誊完成之文本文件,于今年二○○三年七月起在《正觉电子报》创刊号发行之时起,月月连载,以救彼等谤法者。今以文字稿全部整理完成,演讲当时所未说毕者亦已补写完毕,乃付《正觉电子报》按月连载,期望速能救转杨…等诸人;连载完毕后将汇集成书、梓行天下,传之今时后世,以利彼等退分菩萨乃至后世学人。

复次,本书中所准备之「教证」资料极多,故在当时四个小时演讲中,只能说及大约三分之一;未讲部份只能在后来继续以语体文之方式写完。演讲当时虽未指称某些人姓氏,但因后来彼等诸人印行谤法之书籍广寄会中学员、干部、亲教师,公然在文字上落实其「诽谤正法所依根本心阿赖耶识」之罪业;又因他们鼓励随从者将阿赖耶识心体所在之密意向人明说,欲破坏世尊所传下来而特别告诫不许明说之正法根本之密意;如是亏损法事、亏损如来而令密意广传的结果,将会使外道及藏密应成派中观见者,得有轻易盗法之机会,而正式公开扭曲正法,而破坏佛教全部正法之根本;亦将导致极多人明闻密意,将同皆步其后尘而生疑心,再造共同谤法之大恶业,坐使广大佛门弟子共同生疑、共谤正法;此事乃属严重亏损法事、亏损如来之最重大极恶业,所以后来只得指称杨…等诸人名号而说之;因此缘故,演讲当时所说「不指名道姓」之事,在后来继续写作之时,以及后来出版前重新检视内文时,即不得不因应彼事而取消之,是故此书中乃有「道姓而不指名」或「指名而不道姓」之举。

 

又,此书已开始于《正觉电子报》中连载,连载完毕之后加以结集出版。于出版前,因与演讲当时已经时移势易,是故对于内文少数地方皆必须略加修饰及编辑,以符出版时之局势情况,故与《正觉电子报》中连载时,偶有极少数地方文字或次序略有不同。复有第一章第三节后半部教证,系因演讲当时之时间限制而跳过未讲者,应当增补之,故有「当时讲义虽有而录音带中未讲」之情事,乃于后来写作时补写之。此等诸事在此书出版前,皆应于此缘起序文中一并加以说明,免生误会。兹以此书已经补写完稿,乃述此书出版之因缘,即以代序。

 

                 佛子 平 实 谨记

             于公元二○○三年 霜降

引 言

「法会现在开始!我是司仪蔡文元,在法会开始前,先来说明这场法会的缘起。前年萧老师在我们台南道场作了两场连续两天的演讲,讲题是《心经密意》,相信在座有很多人记忆犹新;那场演讲很精采,也广受好评,后来出了一本书,在外面流通,使得千百年来流传甚广的《心经》,不再是那么隐晦难懂了。

 

话虽如此,那佛法的真实义理,难道读了一本、十本、百本书,乃至读了一整部大藏经,就能融会贯通而无所滞碍了吗?也不尽然!因为佛法不像是世间法:靠博闻强记就能多少有所领会。佛法必须以长时多劫不断的修证、体验、观行,才能有功德受用的现起,是故佛法甚深极甚深,对其余清净世界的菩萨们来说,已经是很深奥的法了,对于娑婆世界的有情来说,就更难明了了。

 

这个世界是五浊恶世,因此,藉有情往世多劫以来造下的无边恶业,熏习了无量邪见与烦恼,成就了五浊恶世的人间。是故此界众生的信力、慧力、福德普遍不足,戒行残缺,性障习气厚重,其中尤以邪知邪见横行最为严重。因知见乃一切身口意之导首、轨范;知见一错误,即使是白纸黑字清楚写着的佛语经书,也会因为误会而无正法可说了。除了知见之外,佛法特重修证,但修证却需长时多劫点点滴滴累积,才能有所成就。但是现代人聪明伶俐,不耐久修,往往得少为足,常求「一蹴可几、速成佛道」的种种方便,常以慧解代替性障之降服、代替般若之观行,是故常于现量、比量与非量间而生疑惑,甚至妄解佛法,误导众生。

 

是故有人于十信位功德未满足,于初住位乃至六住位功德亦未满足,于四加行功德亦未满足,于种种悟缘未熟之际,但因善知识的书籍、言说、教导而悟得第八阿赖耶识,但却我见不断、疑见不断,不能深观体验此实相心之空性有性,不能转依此心之种种清净真如相,以至于虽悟阿赖耶识,习气性障依旧,般若不生,只是干慧;若遇恶知识笼罩或否定时,即退失佛菩提。今日借着正觉同修会台南共修处迁入新址之际,再次邀请导师演讲《真假开悟─真如、如来藏与阿赖耶识的关系》,期望能藉这次演讲,使法界实相的真实义理得以彰显,使第一义佛法的知见不再被扭曲、误解。

 

众生有幸,在此末法之际,仍有善知识不舍悲愿,不计个人名利毁誉,不攀缘结交诸方,不受供养顶礼,不和错说佛法的各大佛教团体和稀泥;驾大法船,一心一意只为彰显世尊正法,为今时后世有缘佛子留下一盏明灯,著书立说,拈提诸方,救护众生回向正道。若非如此,相信有很多的学人,仍会以为藏密外道有殊胜法可即身成佛,以为有念、离念的灵知心是真心,以为清楚明白能作主的意识意根即是真心,以为入住定境所发起的各种清明境界中的觉知心是真心,以为浅化、世俗化及人天善法化以后的世间善法为真佛法,以为「离中道实相心之缘起性空、一切法空」是真佛法,乃至最近有人主张「必须是独一、不生不灭、无念无为」之心才是真心,才是真如,完全不解中道实相中「有为与无为非一非异、不即不离」之真实内涵,甚至将不生不灭的阿赖耶识心加以否定。这里面的详细法义,稍后将请导师为我们详细开示。现在先请我们新任的理事长上悟下圆老和尚为我们慈悲开示。阿弥陀佛!」(大众鼓掌……。以下是本会理事长上悟下圆师父的开示:)

 

刚才听到蔡博士报告:「『众生有幸。』我想是我们大家很有幸,我们能够遇到导师,来听闻这个佛法,修学这个第一义谛道理,我们应该作感恩想,作难遭遇想。我自从修学这个法以后──我有很多的朋友,我接引他们到会里面来,他们很感激;我觉得有一些很费力,我知道有一些人不适合学这个法,没有这个福德──我深深的感受到大家实在要作难遭遇想,我悟圆在社会上混了多少年(编案:老和尚出家前是东山高中校长、董事长,能仁家商校长),到现在再混到正觉讲堂里面来,我是很感恩,我是作难遭遇想;我没有一句话是虚伪的,我今天这样说:『我的话尽形寿都不会改变。』(大众热烈鼓掌……)我们学法学道,要发起道心,要舍弃那个凡夫的心,舍弃那个世俗人的心──世俗心──不要把那些东西带到讲堂里面来,会破坏我们正法。

 

我也听说有人怀疑我们导师的证量,我也说、导师自己也说,他没有神通;但是我给大家讲:「他哪一部书不是他的证量?哪一本书不是他的证量?」大家要把良心拿出来!如果你不如此的…(大众热烈鼓掌,掩盖了老和尚的声音……)你一点好处都得不到,你不如去看小说、看武侠著作啊!那还轻松愉快些,看导师的书很累(必须很用心的读);所以我觉得我悟圆能够在这里讲话,我十分荣幸,怎么说呢?同修会大家对我很厚爱,要我站在这里讲话,我告诉各位说:「我心里知道:我算老几?」我们这个同修会,我说我们是一个大道场,大家都感觉到说「我们道场大在哪里?」大在哪里啊?就只有台北一个讲堂、台中一个讲堂,现在台南就只有一个讲堂,这就大吗?我说了:「你到很多地方去看大道场,一大片!盖得像金銮殿一样的,那是大道场吗?」道场要有法,要有道。有法是什么?有东西给人家,给的东西是真的、正确的。这个道理,大家用脑筋去想一想,不要脑筋不用了,不要老是听别人乱讲。要有道──有道、有人在真正修行。

 

我们这里,多少人在这里忆佛,多少人在看话头,多少人一天到晚在下工夫;在家的菩萨像这种、拼命这样修的,太少见了。你参加很多道场,就只是在那里唱诵,唱完了之后大家很高兴,然后就吃饭,吃饭后就解散。我跟你讲:我们这样的法会很少有,我们这个才叫法会──有法给你带回去。我这个人哪!在前面讲好多废话,我现在讲一句正话:今天我们台湾、我们同修会台湾各地的同修,多少都有的,会到这边来。我们台南这个讲堂啊!昨天晚上,我就给几位我们这边的同修谈话,我说:「你们真了不起啊!」他们说什么呢?他们说:「我们得要护持正法嘛!」我说:「对啊!你们这个真了不起啊!」(大众热烈鼓掌……)我说:「你们怎么这样快的时间(就把新道场作好了),有这样的力量?」他们说:「就是要这样快嘛!」我说:「我看到大家──我实在说──你们台南的同修啊!真有力量,有龙象虎将、金毛狮子,狮子一大批。」我们真是感动,大家在这里做中流砥柱;在危疑震撼的时候,扛起来做中流砥柱,为正法干城。不需要你平常在那里吹嘘啊!正法需要你的时候,你就表现出来。

 

今天,我觉得我们台南的老同修们啊!很值得赞叹!我心里实在是感动。你们这种表现,是一种展示,展示给谁看?给我们导师看,表示你们没有辜负他的教诲。你得到了正法上实际的利益,你才能够如此。你这个展示,我早上也跟他们说:「十方诸 佛都共知共见,这是报师恩、报 佛恩,真是善报恩泽。」你们这个展示啊!也给我们住在台北的、台中其它各地的同修──是因为有人建议不要说出姓名──给他们看。你们大家都给我们做榜样,让我们能好好的学、好好的干。我们很感激,今天能在这里(共修、听 导师的佛法开示),是因为你们的智慧与力量的展示,让我们在这里可以听闻妙法。现在可以请 导师上座了。」(大众鼓掌声…………)

 

司仪蔡博士:「好!那我们接下来就请导师来开始我们的演讲,

阿弥陀佛!」(以下是萧老师的演讲:)

 

第一章 阿赖耶识即是如来藏、真如

 

前 言

 

理事长!张老师!各位法师!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大众同答: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要讲的主题在说:什么叫做「真假开悟」?真正的开悟究竟是什么内容?假的开悟又是什么内容?副题是说明:真如、如来藏、阿赖耶识这三者之间,祂们互相的关系。我们之所以要讲这个题目,其实应该算是在炒千余年来的冷饭啊!因为这个问题,其实在千余年前就已经发生过争论;几百年来,也一直有日本人和藏密黄教、印顺法师等人在炒这盘冷饭。那么当时,玄奘菩萨是因为有人建议,不要在《成唯识论》着中指名道姓而说,所以就使得一些错误的经论批注──经典的错误批注和一些错误的菩萨的论──譬如安慧所造的《大乘广五蕴论》等邪见,被继续流传,而无法使大家知道那些批注和论是错误的;使大众不知道玄奘菩萨所破斥的那一些人的法是错误的,因此使得那些错误的批注和论著,继续流传、继续误导众生;如果 玄奘菩萨在今天看到这个情形,我相信他一定会改变,会指名道姓来破斥邪说。

 

但我们今天却不打算指名道姓的说谁的说法错了,我们今天将纯粹的把法的内涵加以举证,让大家都知道正法的理路,并且专书印行流通到后世,让正法可以永续的流传,希望现在与未来的佛子都不会再被误导。并且,今天原则上将不在理证上面来说;也就是说:不从我个人的般若证量上来说祂,而是从教证上来说。也就是说,我们将以经典的经文做为证明,来让大家了解阿赖耶识究竟是真心?或者非真心?让大家了解阿赖耶识是不是如来藏?

 

今天我们台南新讲堂的新佛像安座开光,请悟圆老和尚──我们的新任理事长──主法,我在下面随众一起参与安座开光法会,有很深的感触。我自从出来弘法以来已经有十余年了,不管什么法会,我都不掉眼泪,只在郭故理事长往生时掉过眼泪;可是今天看到安座开光仪轨中「受记振宗风」一句的时候,真的是悲喜交集啦!喜的是我们台南地区的十几位老学员,个个都是勇猛得像金毛狮子一样,有能力摧邪显正、拥护正法、救护众生。我们理事长刚才也跟诸位当众赞叹他们,真的没有错赞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们就搬到这里来把它完成了,可以继续荷担如来的家业了。悲的是说:正法很难弘传,特别是了义的、深妙的宗门正法更难弘传。

 

喜的是说:在当年受记了,确实很欢喜,当然要为 佛法振宗风嘛!但是等到你真的开始要振宗风的时候,你才知道原来不是当初想的那回事儿,因为这里不是极乐世界啊!也不是不动如来的世界啊!这里是五浊恶世啊!命浊、众生浊啊!最难对治的是见浊。所以在这里要遵照佛的咐嘱来振宗风,是很困难的事情。但是今天又看到正法在台湾有这样的一番新气象,心里面又生起欢喜来。却又感叹末法众生很难度,又悲伤起来──度了也很难安住、很容易就退转了──又悲伤。

 

也就在这样子悲喜交集的时候,又想到说:「菩萨不是人干的。」怎么说呢?你如果当声闻僧,那很容易当;一天到晚在佛座下,又在寺院里面,有 佛可以依靠;福田衣穿着,谁也不愁吃穿,什么都有, 佛的威德真大。但是,你要是当菩萨──菩萨要当出家菩萨就容易当,但是道业不容易进步──你如果道业要进步很快,就得要干在家菩萨。可是当在家菩萨的话,佛是不太看顾你的,为什么呢?因为 佛的看法认为说:「我既然交代你去做,你既然要当在家菩萨,你就得要自己辛苦去做。」凡事都得自己去做,不可以处处想要仰仗 佛的威德,这就是在家菩萨──在家菩萨不依佛座而住。

 

如果是在天界的在家菩萨,他们到处跑,十方佛国到处去;哪里有众生需要度,他就去,他不依在佛座下的;所以呢,当在家菩萨是很不容易的。因此早上就是这样的悲喜交集,所以六、七年来没有掉过一滴的眼泪,今天安座法会中,因为近来这样的一个变故,所以一时间说:被受记啦!很欢喜啦!佛交代要振宗风,现在才知道振宗风很难,承当这个任务很不容易。所以早上忍不住,在这样悲喜交集的状况下掉了泪。

 

那么我今天来,也是为了振宗风才来,所以今天我们要宣示的是说:如何叫做真正的开悟?要把真正的开悟定义清楚。在十来年以前,这一世的我破参的时候,心里一直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有的人悟了是初地?有的人悟了只有七住位?有的人悟了,结果却是成佛?同样一个明心,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别?我当时不清楚,后来自己努力去把三乘的经典,把它贯通,才知道说:「喔!有的人还在因地嘛!悟得的第八识是阿赖耶识嘛!所以他是七住位啊!可是有的人,他悟得阿赖耶识,但是他能够通达,这个通达就使他到了初地;有的人又进一部把思惑全部断尽,又有般若种智无生法忍,所以成为八地菩萨,他所证悟的境界是异熟识,是由阿赖耶识转成的;最后身菩萨示现如同凡夫一般,然后明心的时候,他证得佛地的真如,叫做无垢识。」同样一个明心,有这么多的差别,喔!我终于弄通了:「啊!原来就是这样。」所以,在最早期的弘法,我只看重眼见佛性,不看重明心,是因为那时还没有通达别相智的缘故。但是后来通达了,为了佛所传的「道次第」可以深入的弘传,所以现在反而是侧重在明心上。因为单凭明心可以让你修到九地去啊!单凭眼见佛性却没办法啊!

 

那么,怎么样才叫做真正的明心?证得阿赖耶识才是真正的明心!真正的开悟。如果有人在现在就想证得初地的真如,那叫做妄想;因为初地真如也是阿赖耶识。有人在农历年后,宣称证得佛地真如;可是佛地真如也是阿赖耶识转成无垢识之后所显现的啊!他把阿赖耶识否定以后,哪里会有佛地真如可证呢!所以我说佛道的修证要从明心开始。也有几位法师因为我的帮助而证得阿赖耶识,现在却和那些人混在一起,共同否定阿赖耶识,又出书否定阿赖耶识,说阿赖耶识不是如来藏,这些都是诽谤正法。

 

禅宗的明心是证得阿赖耶识,证得这个阿赖耶识的时候,祂叫做七住真如──十住位里面的第七住。所以,所谓真正的开悟明心,就是亲证阿赖耶识。因为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因为阿赖耶识就是真如的理体、真如的法体;因为真如只是识之实性──真如就是阿赖耶识的真实性;也就是说,真如是阿赖耶、异熟、无垢识所显示出来的真如性。所以证得阿赖耶识、或者异熟识、无垢识,才是真正的开悟。那么诸位手上都拿到一份讲义,今天为了节省时间,我们经文的部分都不念,就直接去解释,可以省下时间来多讲一些。那么我们将从很多的面向,来检讨阿赖耶识和如来藏的关系,来检讨阿赖耶识和真如之间的关系。我们先从第一章来开始讲,如果讲不完,我们以后会再出书,在书里面把它写完──用白话语气把它写完──今天这四小时的时间,讲到哪里算哪里。今天诸位手上拿到的讲义可以带回去;今天我们佛像安座的那个开光仪轨,诸位参加的人也可以带回去,需要的人也可以自己向办公室要,但是请办公室记得预留十份存盘。

 

第一节 依持身之功德说阿赖耶识即是如来藏

 

第一章说: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就是真如。第一节:依持身的功德来说,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我们先从阿含部的经典来证明: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

 

阿含部的经典,譬如《央掘魔罗经》说:阿赖耶识是持身识。既然在阿含部的《央掘魔罗经》里面说如来藏是持身识,可是第三转法轮的经典也都说:持身识就是阿陀那识,也就是阿赖耶识;由这一点就可以证明: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阿含经、华严经》里面也都说:持身识就是如来藏。现在请大家看经文,阿含部《央掘魔罗经》卷第四:【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因如来藏故,诸佛不食肉耶?」佛言:「如是,一切众生无始生死、生生轮转,无非父母兄弟姊妹,犹如伎儿变易无常;自肉他肉则是一肉,是故诸佛悉不食肉。复次,文殊师利!一切众生界、我界,即是一界;所宅之肉即是一肉,是故诸佛悉不食肉。」】

 

那么,《央掘魔罗经》这一段经文这么说:【文殊师利菩萨向 佛禀白说:「 世尊!您是因为如来藏的缘故,所以才说诸佛都不吃肉吗?」佛说:「就是这样啊!一切众生无始劫以来,死生生死,这样生生世世轮转不停、互为眷属,所以,所有的众生,无非都是父母兄弟姊妹啊!但是,却像是魔术师在变化一样──魔术师就是讲如来藏──一下子把我们变成天人,一下子把我们变成人,一下子又把我们变成畜生、地狱身……等等,就像伎儿一样把我们变来变去,所以众生身是无常的。那么,自己的肉跟众生身上所有的肉,同样都是同一个种类的如来藏所变现出来,同样是一种肉啊!因为这个缘故,所以诸佛不吃肉。」】此外,佛说:【「文殊师利啊!一切的众生界,一切的我界,其实都是同一界,也就是如来藏界。都是如来藏所变化而出生的十八界,所以大家的色身也是如来藏所变。因此如来藏所安住执持的身肉,其实同样都是如来藏的肉嘛!都是如来藏所变现的啊!因为众生与诸佛都是同一类的如来藏的肉,所以诸佛不吃众生肉。」】

 

依上面所举示的阿含部经典,已可证明阿赖耶识即是如来藏:持身识即是如来藏,然而持身识却是阿赖耶识,故阿赖耶识即是如来藏。《阿含经、华严经》中,都曾开示说持身识即是如来藏。

 

再引《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二十四:【彼有菩萨以胜解力,为诸众生堪受化者,于彼一切诸世界中,现为如来出兴于世,以至一切处智。普遍开示如来无量、自在、神力、法身遍往无有差别,平等普入一切法界;如来藏身不生不灭,善巧方便普现世间。证法实性超一切故,得不退转无碍力故,生于如来无障碍见广大威德种性中故。】

 

有的天界菩萨,明心之后,进修了一些别相智,以他明心后胜解阿赖耶识的慧力,观察某些世界的众生可以被教化,他就在那一些世界里面,显现如来的八相成道,以因地之身而示现如来的八相成道,这是天界菩萨证悟之后,所有的异熟果。显现如来出现于世,乃至证得一切处智,在那一些世界里面,普遍的为众生开示如来的自性身「无量、自在、有种种的神力」,法身可以遍往诸佛世界没有差别;说如来是可以平等的普入于一切法界,不管是十八界,或者三界九地,或者十方一切法界,都说如来藏身不生不灭。

 

这是说如来藏的自体不生不灭,不是讲如来藏的种子。如来藏的心体自体,里面含藏着种子;譬如瓶子,瓶子的自体跟里面装的饮料不同,饮料比喻如来藏所含藏的种子,瓶子就是比喻如来藏的自体。如来藏、如来藏身、如来藏的自体,不生不灭,而且有种种的善巧功德。众生如果造恶业,应该要成就饿鬼身,祂就帮众生制造一个下一世的饿鬼身出来;成就大恶业,比如说谤佛、谤法,应该要为他造一个地狱身,如来藏就帮他造下一世的地狱身;如果他造的十善业,应该生欲界天,祂就帮他造下一世的欲界天人之身;……等等、等等。

 

所以说祂有无量无边的善巧方便,能够普遍的在十方三世的三界六道里面去示现如来藏的功德。这个菩萨能够示现如来的八相成道,就是因为证得法的真实性,法就是讲如来藏: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心体自身,以及所出生、所显示的法性。因为证得这个法的真实性,所以能够超出三界六道一切法,因此而得不退转、没有障碍的威德力;因此他产生了如来无障碍的殊胜知见,所以他就能够在这一种具有广大威德的种性当中来出生。既然「如来藏身」不生不灭,能够善巧方便普现世间一切众生种种身,所以说祂是持身识。华严既然说如来藏能变现种种色身,能执持种种色身,而诸经中又说变现及执持色身的心就是阿陀那识,《解深密经》中又说:「阿陀那识亦名阿赖耶识。」显然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怎可说如来藏出生阿赖耶识呢?又如何否定说如来藏不是阿赖耶识呢?

 

再来,下一段同样是《华严经》,在卷四十四中就说:【出生一切『如来藏色』,不可说音声开示演畅一切法色,具足一切普贤行色。佛子!菩萨摩诃萨深入如是无色法界,能现此等种种色身,令所化者见,令所化者念,为所化者转法轮。】

 

如来藏出生了一切的色身,名为「如来藏色」。如来藏既然是空性、无形无色,怎么会有色呢?当然有啊!诸位每一个人的色身都叫做如来藏色。如果你证得初禅以上的定境,愿意舍报后出生在初禅天,那么舍报后,祂就帮你制造一个初禅天身。如果你的初禅善根发是遍身发,祂不等你舍报,就在你身体里面制造一个初禅天身;这个初禅天身与你的色身同时同处,就与色身有所摩触,因为这个初禅天身与欲界色身有所摩触的缘故,所以产生了胸腔中的乐触,所以你才会有初禅的乐触。这两种色身都叫作如来藏色,都是由如来藏藉缘而创造出来的。

 

你们这个身体是从哪里来的?你说:「父亲给我的啊!」但是父亲有制造你的身体吗?没有!那你又说:「妈妈把我制造的啊!」那你回去问问你妈妈:「妳怀胎的时候,有没有每天观想来创造我?」她有没有每天捏──在哪里增加个耳朵、增加个眼睛呢? 没有!父母亲只是提供你那个因缘、那个环境,让你的如来藏可以有因缘来制造你的色身。所以,谁来制造你的色身呢?是你的如来藏!

 

如来藏制造了你的色身,当然就能够执持你的色身,所以如来藏是持身识,所以你们的色身就叫作「如来藏色」。那有的人也许会想:是觉知心的我自己制造了色身。可是,你在入胎以后,有没有制造自己的色身?没有!还是由你的如来藏制造的。因为你刚入胎的时候,能觉能知的你都还不晓得在哪里?意根也没有办法分别,意识觉知心也还没有出现;意识要五、六个月以后才开始出现有运作的情形,而且那时候的意识什么都不懂,如何能观察而制造你的色身?显然是你的如来藏帮你制造色身,所以你的色身就叫「如来藏色」。因此,如来藏既然能制造色身,当然持身的如来藏心体很显然就是持身识;既然佛说持身识就是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那么如来藏当然就是阿赖耶识了。

 

这一段经文里说,这样的天界菩萨证悟之后,可以受生于十方任何一个他想要去的世界,然后在那边出生了「如来藏色」,用种种不可说的音声来开示、来畅演一切法色。一切法色是说由一切法而显现出来的「如来藏色」,让众生了解这叫作一切法色。这样的菩萨,他能够具足的实现「普贤行」。

 

很多人读《华严经》,知道有善财童子的五十三参;可是这五十三参,其实全部都是在普贤菩萨的身中参访。普贤身那么广大,那是什么意思呢?普贤身就是说:从初信位开始到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这一切的菩萨行都是普贤行,等你这五十二个阶位完成,成为究竟佛,才算游尽普贤身。没有经历这个过程,没有游尽普贤身的话,就不能成佛。在这所有「普贤行」的过程当中,你需要有很多的色身,这就叫作普贤身,就是「普贤行色」。

 

你要行普贤行,要有种种的色身;这些色身,是谁所执持的呢? 如来藏色,讲的就是如来藏所持的色身,就是这个「普贤行身」。菩萨摩诃萨深入无色的法界;就是说如来藏的自体,叫作无色法界。能够深入这个无色法界,才能够示现种种的色身啊!使得应当受化的人,都能够看得见你;使得被度化的人,因此而能够心心念念回向佛道。菩萨就是这样以无量世而行无量的「普贤行色」,也就是以种种的「如来藏色」,来为所化度的众生而转法轮。这段华严经文的意思也是讲得很清楚:如来藏就是持身识。而持身识就是阿赖耶识!因此,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怎可诽谤说阿赖耶识不是如来藏?怎么可以另外创造一个如来藏来误导众生?

 

《大宝积经》卷一百一十也说持身识就是如来藏:【大药白佛言:「云何『识』取天身、乃至取地狱身?」佛言:「大药!『识』与法界持微妙视,非肉眼所依以为见因。此微妙识与福境合,见于天宫欲乐嬉戏,见已欢喜,『识』便系着。……『识』者是身之主,遍行诸体,身有所为莫不由『识』。不迁者谓身语意净,证获道果;此人死已,『识』弃有阴,不重受有,不流诸趣;极乐而迁,不复重迁,是名不迁。」于是贤护与大药王子礼佛双足,白言:「世尊!佛一切智,说此法聚,当于未来作大利益,安乐众生。」佛言:「如来法聚常住非断,一切智者知而不为。我经无量勤苦,积集智光,今说此经;此正法日,为诸众生作大明照,德誉普流一切智海,为能调心流注者说。此经所在之处,读诵解说,诸天、鬼神、阿修罗、摩?罗伽,咸悉拥护,皆来拜礼;水火王贼等怖,皆不能害。诸比丘从今已往,于不信前勿说此经,求经过者慎勿示之;于尼干子、尼干部众诸外道中,亦勿说之;不恭敬渴请,亦勿为说。若违我教,亏损法事,此人则为亏损如来。诸比丘!若有礼拜供养此经典者,应当恭敬供养是人,斯人则为持如来藏。」】

 

我们来解释这一段经文的意思:《《大药菩萨问佛:「我们的真相识,就是我们的第八识如来藏,是怎么样去摄取未来世的天身?乃至摄取未来世的地狱身呢?」》》 佛开示说:这个第八识、如来藏,祂具有所持法界中的微妙视;也就是说,如来藏之所以称之为藏识(识就是了别,不过那个了别,不是见闻觉知的六尘中的了别,这在后面会说到),祂的这种微妙见、微妙视,不是肉眼所见的、所依的那一种六尘中的「见」。这一个微妙的如来藏,如果是跟福业相应的境界符契的话,舍报之后,就会使得中阴身看见天宫有种种的欲乐嬉戏,这是欲界天。见到欲界天的境界,就会心生欢喜,因为看见天宫有五百天女等着你,心里想要生天的时候,你生到天宫去,就是当天子;这样出生到欲界天时,一见就欢喜,欢喜就被系缚了,所以就生到欲界六天去,这个识就帮你变现出一个欲界天身。

 

这个如来藏,祂是一切色身真实的主人,但是却被见闻觉知的意识、处处作主的意根所掌控。其实,意识、意根不是真的主人,因为祂们都不遍一切处。意识、意根、眼耳鼻舌身五识,其实都在你的脑袋里面。乃至身识,也只是在你的脑袋中,只是因为生理上的机制,让你觉得你手痛就是手痛,脚痛就是脚痛;其实不是,痛觉是在头脑胜义根,不在色身的扶尘根。因此,见闻觉知的前六识,以及作主的意根,只在你的脑袋──胜义根;只有如来藏识才能够遍十八界,因为如来藏才是身之主宰,祂遍十二处。

 

「不迁」,就是说:从此以后不再改变。那是什么呢?讲的是二乘定性圣人。二乘的定性圣人,他们身业清净、语业清净、意业清净,烦恼障不再现行了,所以获得道果,也就是声闻道、缘觉道的果报;这些人死了以后,他的真实识、第八异熟识,丢弃了这个三界有的色身以后,「不重受有」:不重新再去接受下一世任何的三界有,因此不再流转于五趣六道之中,这样叫作极乐而迁。可以出离三界的生死苦,是一切天主与天人都作不到的事,所以叫作极乐而迁;不再重新迁居到任何一个地方再受生,叫作不还果。

 

贤护菩萨跟大药王子两个人就顶礼佛足,禀白说:「世尊!佛是一切智者,说这个一团一聚的深妙法(就是某一个部份的深妙法),将会在未来世,为众生造作很大的利益,能够安乐众生。」

 

佛说:「如来的法,不论是哪一聚、哪一团,都是常住法,都不是断灭法。不可以说涅盘是断灭,不可以说无我是断灭,因此说常住非断。一切智者可以知道一切的法,但是却不住于有为之中。」 佛说:「我经过无量世的辛勤劳苦,累积聚集了一切智慧的光明,所以如今才能够说这部经。这个正法日,为诸众生大明照,这一种功德,以及无上正法的声名,普遍的流入一切智的大海里面;但是这个法,却只是为那一些能够调柔心性的,而且能够流注圣性的那一些佛弟子们说。因此这一部经──也就是《大宝积经》所在之处──去读诵、去解说的时候,诸天鬼神、阿修罗、摩?罗伽全部都会来拥护,水火王贼…等等的恐怖都不能够危害。」

 

但是这一部经里面的密意却不可以广说,所以《《 佛又交代说:「诸比丘啊!从今天以后,不信受大乘深妙法的人,不应该跟他说这一部经;如果是一天到晚在找寻经典的过失的人,你也不应该把这一部经拿给他们读。或如在外道那一些人之中,也不应该为他们说。乃至对于佛子们,如果不是很恭敬,而且很渴求大乘菩提的法,也不应该为他们解说。」》》这意思就是说,「如来藏心体在哪里?」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密意,甚至于有的阿罗汉,他是定性声闻的种性,是不回心的阿罗汉,佛都不让他们开悟实相的;所以他们只能证悟二乘菩提所说的缘起性空,却是没办法悟知无余涅盘的实际理地──没办法证悟大乘菩提;所以,如来藏在哪里呢?他们悟不到。连一切天主都应供养的二乘不回心圣人,佛都不让他们知道这个密意,怎可为那些因缘不具足的凡夫与外道明说呢?因此 佛说这个是甚深密意。 佛交代说:「如果有人违背我前面所说的交代,为那些证悟因缘还没有具足的人明说,这个人就是亏损法事、亏损如来。」如果是亏损法事、亏损如来,罪就太大了,所以不应该为别人明说如来藏的所在,以免亏损了法事、亏损了如来,成就大罪。

 

说了这么多以后, 佛接着说:「如果你把这个识──持身识──或者叫做『去入胎的识』,把专门讲这个『识』的经典拿来读诵、礼拜、供养、为有缘证悟的人解说,如果有人这样做的话,大家都应该来供养这个人,应该来恭敬这个人。」如果你将这一部讲第八识──阿赖耶识的经典,详细的读诵、受持、解说、……等等,那你就是「持如来藏」的菩萨。」

 

这里讲的『识』,就是如来藏,可是这个『识』在讲什么?讲持身识啊!意思就是说:持身识就是如来藏。所有的经典都说:持身识就是阿赖耶识。阿赖耶识又名阿陀那、阿陀那的意思就是「持身持种」;所以,从执持身根的缘故,我们说:如来藏既然能持身,当然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因为每个人的持身识,都不可能有两个──不可能有如来藏持身而又同时有阿赖耶识持身,所以持身识就是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不可妄说阿赖耶识不是如来藏。

 

但如来藏为什么是持身识?接下来《楞伽经》还有说明。《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佛告大慧:「如来之藏是善、不善因,能遍兴造一切趣生,譬如伎儿变现诸趣,离我我所;不觉彼故,三缘和合方便而生;外道不觉,计著作者。为无始虚伪恶习所熏,名为识藏,生无明住地,与七识俱,如海浪身常生不断;离无常过,离于我论,自性无垢,毕竟清净。」】〈一切佛语心品之四〉

 

解释如下:佛告诉大慧菩萨说,如来之藏──就是如来藏──祂是一切善法的根本因,也是一切恶法的根本因,所以说是「善、不善因」。如来藏能够普遍的出生或者增长一切五趣六道的众生。「兴」就是增长,「造」就是创造出来,就是出生。如来藏就像一个魔术师一样,一下子变出这个色身,一下子变出那个色身;有时候,变一个人身给我们;有时候,变一个天身给我们;有时候变个饿鬼身给我们,每一世都不一定,因此而说「变现诸趣」。

 

可是,如来藏的自体虽然能够变现我们这些色身,也变现了七转识的我们,有见闻觉知,能够作主;可是祂在这些境界里面,祂却是没有「我」性──无五蕴我的体性──而且祂也不落到「我所」里面。「我所」就是指相对于我们的见闻觉知心的色身与六尘,那叫作我所。见闻觉知心所贪着的是什么呢?六尘里面的种种法,好看的、好听的、好吃的,乃至难看的、难听的、难吃的,这个就是我所。难看、难听、难吃的,众生也是会执着的啊!难道你们不执着难看、难听、难吃的吗?都有执着啊!怎么会不执着?什么才叫不执着?看到难看的色相,心里不知道难看,那才是真正的不执着;听到难听的声相,心里不知道难听,那才是真正的不执着。那请问你们知不知道?知啊!知就是执着。难道你愿意「每天遇到难看的色相时都不知道难看吗」?你不愿意!这就是我们对讨厌境界的执着;然而这种执着,其实就是对于觉知心所面对的「我所触知外境」的执着,这也是我所的执着。

 

可是如来藏祂不觉得有『自我』存在,祂完全是『无我性』的。祂也不返观自己存在或不存在──不起证自证分。那祂对这些自己所变现出来的六尘中的种种法,祂也完全不贪着,所以叫作『离我所』。祂能够变现觉知心的我与我所,但不执着我与我所,为什么呢?因为祂的体性就是离见闻觉知、离思量执着。如来藏有这种体性,你证得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以后,可以这样现观,那就是『始觉』,刚刚觉悟、初始觉悟啦!

 

『始觉』位菩萨所觉悟的内涵是什么?就是『本觉』,众生不能够觉悟到如来藏有这个『本觉』的自性,所以成为『不觉』。众生不能觉察到如来藏在哪里,不能去观察如来藏的体性如何,因此不能转依;结果就是三缘和合,方便而生我与我所。如来藏如果有业力、无明及父母的因缘,以及三界器世间的因缘,祂就可以出生了我们这个五阴出来。外道他们没有办法去觉悟到这个『自心如来』在哪里,无法把『自心如来』这个阿赖耶识找出来,所以他就产生错悟的推断和执着,就说:一定有一个造物主。『造物主』的思想,就是因为不了解实相而凭着自己的猜想所创造出来的想法,所以叫作「计著作者」。

 

这一类不能够证得实相心的众生,他们受到无始以来虚伪的、错误的、不好的熏习,因此成为凡夫性、异生性,所以众生的第八识,也叫作识藏。这个识藏,就是如来之藏,在等觉地称之为识藏,证悟以后,离开识藏境界而成佛之后,就不叫识藏。那么这个识藏,在凡夫地,祂是与七识心合在一起并行运作的;所以,人间每一个正常的人都有八个识和合运作,看起来好像只是一个心一样,而且出生了无量世以来所熏习的那一些无明,因此就住在『无明住地』里面,跟七识心和合并行运作,就这样生生世世流转不断,就像海浪一样常住不断。

 

可是在这种情形下,这个如来之藏,也就是这个识藏,他却「离开无常的过失」,祂不是无常法,祂所含藏的种子不断流注,是无常性;但是如来藏识的自体,祂的心体却是常,从来不坏;永远不坏而又离见闻觉知的妄心性,所以『离于我论』。世间法中所说的那一些『我』,常见外道以为『常』的那个我,其实都是生灭我,都是众生我;如来藏却不落在这个『我』里面。那一种世间人所知道的『我』是有染污的、有自我执着的;如来藏心体本身则没有这种染污、没有这种对自我的执着,所以说祂自性无垢、毕竟清净。

 

这一段经文里面说:「如来藏能遍兴造一切趣生」,能够变现种种的色身,那不就是持身识吗?而第三转法轮的唯识经典,都说持身识就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所以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这是无可诤论的,不必再另外创造一个新的、不同于佛说的如来藏。

 

再来看看《解深密经》又怎么说呢?卷一:【(佛云):「广慧!此识亦名阿陀那识,何以故?由此识于身随逐执持故;亦名阿赖耶识,何以故?由此识于身摄受藏隐,同安危义故;亦名为心。」】语译如下:佛说:「广慧啊!这一个识藏、如来藏,祂又叫作阿陀那识,为什么叫做阿陀那识呢?因为这个第八识,祂在我们的色身里面,一直都追逐、执持着我们的色身,和我们常在一起。这一个持身的,执持我们色身的这个第八识,又有一个名称,叫做阿赖耶识。这个持身识,为什么又叫作阿赖耶识?因为这个阿赖耶识,一直都在我们的色身里面,执持着我们的色身,而且藏在我们的色身里面,而躲起来。」

 

躲,是对还没有找到的人说,对已经找到的人来讲,祂根本就没有躲过,祂一直不断的在示现给你看,只是你找不到,因为没有智慧能找到祂,所以才说是『躲』。「祂摄受你的色身,而且在你色身里面隐藏着,和你的色身同一安危。如果你的色身坏了,祂一定会再帮你制造一个未来世的色身,所以祂叫作阿赖耶识。这个阿赖耶识,又叫作『心』。」

 

在大乘法中,一般人讲「心、意、识」,其中的「心」讲的就是阿赖耶识,所以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从如来藏能持身来看,就很清楚了:如来藏识就是持身识,阿赖耶识也是持身识,所以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因此,不可以说阿赖耶识是生灭法,如果阿赖耶识真的像有些人所说是生灭法的话,那就意味着:「如来藏也是生灭法」,那么佛法也就随着变成断灭法了。

 

第二节 依圆成实性说阿赖耶识即是如来藏

 

圆成实性是如来藏心体自身的体性,《楞伽经》中说阿赖耶识也具有圆成实性,然而圆成实性只有一个心体才会有,不可能是两个心体同有此一圆成实性,所以说,由如来藏与阿赖耶识都具有圆成实性,也可以证明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楞伽阿跋多罗宝经》说:【「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当善三自性。云何三自性?谓妄想自性、缘起自性、成自性。大慧!妄想自性从相生。」大慧白佛言:「世尊!云何妄想自性从相生?」佛告大慧:「缘起自性事相相行,显现事相相。计着有二种妄想自性,如来、应供、等正觉之所建立,谓名相计着相,及事相计着相。名相计着相者,谓内外法计着。事相计着相者,谓即彼如是内外自共相计着。是名二种妄想自性相,若依若缘生,是名缘起。云何成自性?谓离名相事相妄想,圣智所得及自觉圣智趣所行境界,是名成自性如来藏心。」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名相觉想,自性二相,正智如如,是则成相。」】〈一切佛语心品之一〉

 

这一段经文里面, 佛这样开示说:【「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应当要善于证知三种自性。如何是三种自性呢?第一、妄想自性;第二、缘起自性;第三、圆成自性。妄想自性是从『相自性』而生;『相自性』是从『缘起相』上面出生的。」随后大慧菩萨又为我们发问:「 世尊!什么叫作『妄想自性从相而生』呢?」 佛告诉大慧菩萨说:「世间法缘起的自性相,有种种相的演变过程,这叫作『相行』,也就是由演变过程中所显现的『事相』相。」】换句话说,缘起的自性,它就是我们的色身等法(也就是五根加上意根,加上六尘以及六识,然后就有了六尘中的种种法出现),在这一些事相上面,才有依他起性的前六识觉知心,在这六尘里面去领纳,因此有了种种的贪瞋痴等心行;有了这些心行的时候,就显现了种种的事相──不是在理上的──都是在三界中的事相上出现的法相,这个就是依他起性。

 

依他起性是由于六根和六尘相触,相触的结果,六识就在这根与尘相触的地方出现──由阿赖耶识流注出六识心的种子──六识心的种子流注出来时,就有六尘里面的种种「分别相」出现,这叫作缘起自性;因为这些都是因缘所生法,所以叫作缘起自性。如果有人对于这个「缘起法」非常的体性不了解,产生了执着,那就是妄想自性,也就是遍计所执性:对缘起法不了解,所以执着依他起性的六识、六根、六尘,在这十八界法里面,意根对其余的十七界加以执着;执着的原因当然是从虚妄想而出生的;如果不是因为对于依他起性有妄想──譬如误认离念灵知的意识心为真实常住心──就不会有这个执着。由于对依他起性产生了错误的理解,所以产生了执着;有了这个执着,就叫作遍计所执性──这就是第二种的这个「名相计着相」,也就是在依他起性上面产生妄想,不知道缘起法的依他起性而误认依他起的法为实有不坏法,所以就有了执着,就不能出离生死。

 

这个「名相计着相」,是执着内法与外法;内法是说六根、六尘、六识;外法是说,对内六尘所映现的六尘根源──外六尘──加以执着,也就是说,对外法的错误的判断,以为自己确实接触到外六尘,而对外六尘及内六尘加以执着。在这种事相上面,以及遍计、错误的认知上产生了事相上的计着相;有了这一种内外自共相的计着,以及事相上面的计着,这就是两种妄想的自性。

 

因此,如果某一个法是依他法而出生的,或者说要依某一个因缘,它才能出生的,这个就是缘起的法性;就是说见闻觉知心要依处处作主的意根,要依我们的色身的五根和六尘接触,我们的见闻觉知心才能出生,这个就是「缘生」的真理──知道这个缘生的真实道理,就叫作「懂得缘起法」的贤圣。

 

那如何是圆成实的自性呢?也就是说,离开「名」的「相」以及「事」的「相」上面的那种错误的想法──虚妄想,而获得什么呢?获得圣智所得的那个境界,以及「自觉圣智趣」所行的境界,叫作圆成实性的如来藏性。圆成实性就是如来藏自体的自性,可是我们要注意:《楞伽经》所说的如来藏是什么呢?就是讲阿赖耶识啊!从卷一开始到最后结束,讲的都是阿赖耶识。既然如来藏是圆成实性,阿赖耶识心体自身也是圆成实性,由这个缘故,就可以证实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那就不必再建立想象中的、而且是不可能证得的另外一个法叫作如来藏,而诽谤说阿赖耶识不是如来藏。

 

什么样的心可以叫作圆成实性的心呢?也就是说这一个心,祂的自体──不是指祂所含藏的种子──祂的自体一定是真如性。「真」与「如」的两个意思要先弄清楚;「真」就是说,祂是体恒常住,恒而不坏,性如金刚,无法毁坏的,而且不是虚妄想像的法,祂是真实存在的一个心体,这叫作「真」;「如」就是说,对于六尘「我所」也好,对于「七识心的我」也好,祂通通如如不动,这叫作「如」。阿赖耶识心体同时具有「真」与「如」的两个体性,才能够说祂是圆成实性,因为具有「真」与「如」的体性时,祂才能够含藏一切的染污种子。这个心体如果没有「真」的体性,当祂毁坏的时候,就无法继续含藏种子;这个心体如果没有「如」的体性,祂就一定不肯执藏恶业种子;这样一来,就不可能出生世间万法而使得善恶因果都昭昭不爽,就不可能出生一切的六道众生世间,那就不是圆成实性了,就是有所欠缺而不能出生世间万法的心体了。所以,如果没有如的体性,祂会有所拣择:「恶业种子我不要执藏,染污种子我也不要执藏」,那就应该一切众生一出生就是阿罗汉,都成佛、都清净,但在众生的现量上观察,这显然不是事实。

 

也就是说,这一个具有真如性的阿赖耶识心体,才能够是圆成实性,如果不是像阿赖耶、异熟、无垢识一样具有真如性的心体──不是双具有为与无为性的心体──那就一定不是圆成实性,因为祂将只能在无余涅盘里面住,不能在三界中出现,不能在三界中运作;换句话说,祂将会只剩下真如──阿赖耶识──而没有世间的无漏有为法的功德,那就是有缺陷的心体;有缺陷的「如来藏」心,怎么可以叫作圆成实性呢?所以真正的如来藏一定是双具有为法性与无为法性的,那才是真正的圆成实性。

 

经中所说的如来藏,与阿赖耶识的体性完全一样,祂也具有这一种体性,本性正是真如性,但可以含藏七转识所熏染的种种的无明,以及种种的业种;祂从来都不拣择一切的业种,因为祂对善恶业种都是一样的如如不动,所以祂不拣择;不拣择的缘故,所以不但含藏了众生所造的善业种子,也含藏了这些能够导致众生流转生死的恶业种,所以说这个如来藏叫作圆成实性。我们大家都来观察:在八识心王里面,哪一个心有圆成实性呢?只有阿赖耶识有,其余的七个识都没有;而「真如」又是阿赖耶识心体所显示出来的真实性,不能把祂从阿赖耶识心体上分割出来独立为另一个法;这个留到后面举证时再来说。

 

所以《楞伽经》说:什么叫作成自性──圆成实的自性呢?也就是说有一个法──这个法就是指如来藏──祂离开「名」的相、和「事」的相。「名」相就是指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六识,这就是「名」的相;广义的说,包括意根在里头,都是「名」的相;狭义的说,意根摄在六根中,所以在声闻法中,通常不将意根摄在「名」中。「名」就是指「名」与「色」,「名色」就是我们的五阴,「名」就是这前六识或者前七识;「名」运作的那一些心行,所显示出来的「心」的法相,就是「名相」;「名相」在三界中运作的时候,就有种种「事相」出现。如果有一个心体,祂能够配合著名相与事相,在这里面运作,但对于「名相」和「事相」都没有任何的执着;这个心,祂同时也是离一切六尘上的分别;如果你证得了这一种心──第八识阿赖耶──又名如来藏识,就叫作「亲证自证圣智所行真如」。换句话说,「真如」是什么呢?就是指称这个圆成实性心,也就是指「出生世间法与出世间法」的阿赖耶、异熟、无垢识。

 

那证得这样的「真如」,是证得什么心呢? 佛说:「大慧!此是圆成自性如来藏心。」《大乘入楞伽经(大正藏16卷0598a04)》里面说,如来藏即是圆成实性心;《楞伽经》的三种译本中,又处处说圆成实性就是阿赖耶识的体性,不胜枚举;此处经文中又说圆成实性是如来藏心的体性,所以很显然的: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不应该自作聪明的创造另一个和佛所说不同的想象中的如来藏心。

 

世尊为了重新说明这个真实义,又说了一首颂:「名相觉想,自性二相;正智如如,是则成相。」这一段在《大乘入楞伽经》〈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二〉中别译为:「名相分别,二自性相;正智真如,是圆成性。」颂文中既说真如也和阿赖耶识一样都是圆成实性,由此也可以证明阿赖耶识就是真如。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