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無相客的博客

人的出生是緣,相遇、相識、相知、相惜、相愛,都是冥冥之中由業力的牽引而對上眼。

 
 
 

日志

 
 
关于我

佛教的宗旨是引導眾生步入正知正見的佛法領域裡,而不是自吹迷信捧自己法力有多利害,這不是佛法,不必太迷信這種人,因為這些人只要打一小針的麻醉藥,就失去法力了,這就表示不是究竟法,也與世尊所教導的真理不一樣,已悖逆了佛法,是依佛外道,只能算是騙吃騙喝加騙財騙色的野狐法。 之流。大家要謹慎守住自己的正知見。

网易考拉推荐

無相念佛(五)  

2007-06-06 19:12:50|  分类: 解脫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無相念佛5

第四章 無相念佛之修習方法和次第 

第三節修念佛圓通之權巧方便---無相憶念拜佛

    無相憶念拜佛:行者於拜佛前,先選定一尊佛或菩薩做為禮拜之對象。一般人多選擇本師釋迦牟尼世尊、阿彌陀佛、藥師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文殊師利菩薩、普賢菩薩、地藏王菩薩等。其他佛菩薩亦可,但覺有緣,心能相契便好。選擇一尊後,永不改變,直到將來無相念佛修成時,仍是同一尊。

    選定一尊佛或菩薩之後,開始禮拜。禮拜之時僅以「憶佛之心念」來拜佛。一般人拜佛時,多是先在心中稱唸一聲佛號,隨即禮拜,三稱三拜而已。而此方法則不稱唸佛號,摒除佛號而禮拜自己所選定的一尊佛或菩薩,拜時清晰地了知自己當時在拜那一尊佛菩薩。不但口中不稱唸聖號,心中也不可以有聖號。沒有語言相、文字相、亦沒有佛菩薩的形像,乃至代表佛菩薩之任何符號都不可有。禮拜時必需安祥緩慢。專注觀察自己在禮拜中的每一剎那,是否清晰地知道自己在拜那一尊佛菩薩。若聖號在心中出現、或聖像在心中出現,應立即捨棄,回到憶念之一念。這種禮佛的方法是一種權巧方便,對於修學無相念佛法門而言,非常重要。初心學佛者若不經由此種拜佛方法的鍛鍊,欲成就無相念佛法門,相當不易。亦不可排斥禮拜佛菩薩之修行法門,當知世尊與諸大菩薩之功德無量無邊,說不能盡。至誠頂禮,必有大利。又:學佛人最忌慢心,禮拜佛菩薩,尤其是在大庭廣眾之間禮拜,最能消除慢心,於道有益。

    一般人往往執著佛菩薩的形像和聖號。若無形像和聖號,就不知如何念佛了。末學在前面已經引述過道信禪師的話:「何等名無所念?即念佛心、名無所念……所以者何、識無形、佛無形、佛無相貌。」凡有形像、聲音、語言、文字、符號,乃至「佛」之一字,都不是佛。

    若語言是佛,則我們嘴裡出聲唸「釋迦牟尼佛」的時候,釋迦牟尼佛就應該從嘴裡出現。若代表釋迦牟尼佛的某一種特定聲音是佛的話,那我們發出這種聲音的時候,釋迦牟尼佛就應該出現在眼前。若文字是佛,當我們寫出「阿彌陀佛」四字的時候,阿彌陀佛就應該出現。若形像是佛,則一切寺院及佛弟子所供奉的佛像都應變成佛,乃至禪宗裡有一則很有名的公案:「釋迦、彌勒,猶是他奴,他是阿誰?」二千五百多年前出現的釋迦牟尼佛和數千萬年後將在此世界出現的彌勒佛(註十),還只是他的奴才,教你參一參,「他」究竟是誰?意思是說,在歷史上真實出現在世間的釋迦牟尼佛,只是釋迦牟尼佛的法身所示現的應化身而已。當來下生彌勒尊佛,亦復如是。

    佛弟子們大多知道:佛有三身--法性身、圓滿報身、應化身。二千五百多年前出現在印度的釋迦牟尼佛,只是應化身。因這世間的某些人,得度因緣成熟了,所以為這一大因緣而示現降神母胎,出生於迦毘羅衛國淨飯王的王宮中,成為太子,成婚生子,出巡四門,睹生老病死苦,發願為度眾生得脫諸苦而半夜出家。盡學外道法,又六年苦行,後知成佛不在身苦行,乃於沐浴受乳,恢復氣力後,於菩提樹下參究時,夜睹明星,大悟成佛。隨即示現轉法輪、降外道、度眾生,乃至示現老病而取涅樂--入於不生不滅之大般涅槃,常住世間而無所住,直至現代,有緣眾生仍得恭覲。凡此種種,在在都告訴我們:釋迦牟尼世尊只是應化身,為有緣眾生得度而來,未能得度的眾生,亦為種下將來得度的因緣。因緣既畢,示現生滅,警示眾生。

    佛的圓滿報身則有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種隨形好,乃是示現予居住在方便有餘土及實報莊嚴土的聲聞眾及賢聖菩薩眾等親近修學的法相。法性身無形無相,一切眾生不能得見,是故需要應化身和圓滿報身、方便度眾。若論實際、法性身才是佛的真實身,離於一切「身、身施設、言語、文句、聲音、形像、符號」,無可表示,唯一空性。無名可名,施設「佛」、「法身」、以為其名。此乃佛之實際,故道信禪師說:「無所念者,是名念佛」。這是要到理一心的境界以後,再做思惟觀,方能深入了知。是學佛人的理想,未必人人可得。但事一心念佛--無相念佛,只要精進練習,人人可得。以上不厭其煩的敘述,無非是幫助行者,不再執著佛的名號、形像、符號等,而能一心憶念、無相拜佛。

    本書則將稱名唸佛及無相憶念拜佛做為進入本法門之初期方便。稱名唸佛,是釋迦世尊為末法時期信心薄弱的眾生所說的一種方便法。藉著阿彌陀佛的大願,使得持名念佛的眾生可以往生極樂世界,但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往生。必須具有信心、發願求生、並於日常生活中不停地持唸佛號,口唸心念。一遇緊急事故,在當下唯有想到阿彌陀佛,脫口呼救,這樣才叫修行堅固,才能於臨命終時往生西方淨土。經中並說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必須執持聖號,一心不亂或時時繫念,心不顛倒才得往生,故也不是人人有把握的。至於經中所說九品蓮花往生,其中上品三生及中品上生、中品中生皆需具備特定條件始能往生。若一般人不具備這些條件而往生極樂世界者,多屬中品下生,需於蓮苞中住七日,始得花開,見觀世音及大勢至菩薩,聞法歡喜,得須陀洹(初果)。再過一小劫,始成阿羅漢(四果)。按:極樂世界之一天,相當於此世界一大劫。中品下生之人,在極樂世界蓮苞中安住的時間,究有如何久遠,行者可自思惟,詳細審查。自須陀洹修行至阿羅漢,需時極樂世界之一小劫,其時間之久遠,令人無法想像。若於此世界修學,即使修一生、忘三生,其成就之速度亦遠較中品下生人在極樂世界之修學,快過百千萬倍,行者不可不審。(行者欲知其詳,請閱彌勒下生經。)

 

註十:法滅盡經載:……男子壽短,女人壽長,七八九十、或至百歲……時有菩薩、辟支、羅漢,(被)眾魔驅逐,不預眾會。三乘入山福德之地,恬泊自守以為欣快,壽命延長。諸天衛護月光(菩薩)出世,得相遭值,共興吾道五十二歲。首楞嚴經、般舟三昧、先化滅去,十二部經尋後復滅,盡不復現,不見文字。沙門袈裟自然變白。吾法滅時譬如油燈,臨欲滅時光明更盛,於是便滅。自此之後難可數說。如是之後數千萬歲,彌勒當下世間作佛,天下泰平,毒氣消除,雨潤和適,五穀滋茂……。」

又:彌勒下生經共有五譯:計竺法護譯一部、鳩摩羅什譯二部、義淨譯一部均未載明彌勒菩薩當於何時下生成佛。僅第五譯載明「彌勒佛卻後六十億殘六十歲當來下。」但此譯本較前四譯短缺甚多,而且不知何人所譯,似宜存疑。故採法滅盡經所載為準。

第四章 無相念佛之修習方法和次第

第一節從無相憶念拜佛到無相念佛之十種修學次第

一、  每天早晨及晚上各用十至二十分鐘時間來拜佛,依本章第三節所解說的方法來練習無相憶念拜佛。拜時不唱唸聖號,亦不在心中出現聖號的聲音或文字,只要在心中憶念佛菩薩、想念佛菩薩,專注於一尊佛菩薩。雖然沒有語言、文字、形像、而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是在憶念那一尊佛菩薩,明明白白地知道在拜那一尊佛菩薩。心中絕不可以出現佛菩薩的名號或形像,純粹是憶念。猶如別母數十年,心中想念、牽掛,而無名字及形像。禮拜時,清晰地知道自己所拜所憶念的是那一尊佛菩薩,而執持此一念頭,絕不捨棄。若不能體會「憶與念」,則可用心觀察,看住自己在禮拜佛菩薩的那一個念頭是否分明?看自己的心是否清楚地知道正在禮拜那一尊佛菩薩?

      這種無相憶念拜佛的方法,是修習無相念佛能否成功的一個關鍵,行者務必細心體會,反復閱讀思惟。若思惟多日乃至一月二月,仍不能體會,應當常在佛菩薩像前(尤其是釋迦世尊、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像前)禮拜,懺悔罪過,請求加持。並發願受菩薩戒,行菩薩道,度無量眾生。然後靜坐細讀前段及第三節之說明,詳細思惟,勤加練習,即能通達。若無聖像,望空而拜亦可,但需至心懇切,萬勿輕忽。

      一旦通達,即依此法無相憶念拜佛。去除名號及形像,清楚地憶念所拜之佛,而不使憶佛之念中斷。若覺憶佛之念不能清楚分明,亦可用「想」之法;如年青時,戀愛中的男女,各分東西不得見面時,朝思暮想一般;拜佛時便用此想,想佛的法身無形無像,遍滿虛空,無處不在。或想佛的法身無形無像,住於我心中(非心臟的心)或腦中,時刻不離地護念我,這樣想念,叫做念佛。所以念佛的「念」字,左邊無口。若是有口,使成唸佛,口唸心念方可相應。若口唸心不念,與佛不相應,唸到驢年,才能往生極樂淨土。

      若是有人反覆閱讀、思惟、練習,結果「憶」既不會,「想」也不會,「念」也不會。則可於拜佛時,用心「看」拜佛的這一念,是不是清晰地知道正在拜那一尊佛菩薩?就看住這一念,不讓它中斷,也不讓佛號在心中出現。每一拜時專心看住,看這一念在我心中安住而不消失。如果不會看,再換一個方法:

      譬如行者平常持名念佛的對象是釋迦牟尼佛,則可先在安靜處坐下,不可受打擾;心中默念一句「釋迦牟尼佛」(隨行者因緣,自擇所唸之佛號),同時想念他,所唸佛號雖已過去,但不使想佛的念中斷,想念的時間繼續下去,直到想念的念中斷為止。發覺想念的念中斷了,再從頭開始,在心中再默唸一句「釋迦牟尼佛」,同時想念他,不再唸佛號,直到想念中斷。如此週而復始地練習。

     練習純熟後,在清晨清醒的時刻,於佛像前靜坐,或無人打擾的安靜處靜坐,坐定之後,心中默唸一句「釋迦牟尼佛」(或其他一佛),同時想念著他,心中開始觀察:佛號唸過之後,想念佛的這一念,究竟是什麼情形,觀察清楚之後重新開始。但是不從唸佛號開始,而是從「釋迦牟尼佛」這一句佛號過去之後的那一段開始。這就是憶佛、念佛、想佛,就是無相念佛,接下來便可以用這一念來拜佛,這就是無相憶念拜佛。

     剛開始無相憶念拜佛時,必須非常用心。以極強的意志力努力控制,才能制止佛號及佛的形像在心中顯現,稍微不注意,佛號或佛像就在心中出現。雖然須很用心,但請放鬆身體,切莫緊張。如此每日不斷練習,努力不輟,經過一段時間,佛號漸漸地不再出現。但有時稍失注意,仍會出現佛號的第一個字。行者應當在每天早晚拜佛時全神貫注,才能去除它。至於攀緣心強而又固執的人,在拜佛時雖未出現佛號,卻常常會出現一個「佛」字。這是一種根深柢固的習氣,必須常常思惟「佛號不是佛」,「佛」字不是佛;乃至必須於靜坐中深入思惟,才能去除此種執著。

      行者必須認識:此一念佛圓通法門之入門--無相念佛之修持,得不得力,完全要看行者對於無相憶念拜佛之意旨,能不能完全體會及能不能如實而修。勿嫌末學反覆解說、婆婆媽媽。若欲修持無相念佛法門而不肯從無相憶念拜佛去深入體會,勤加練習者,難得成功。除非是利根人或已有工夫之人,一聞便解,隨解隨入而能安住。

      行者若非上根之人,務請早晚各以十至二十分鐘練習「無相憶念拜佛」,一則消除業障,二則鍛鍊工夫。早晚各用十至二十分鐘修習無相憶念拜佛,對於現代人而言,可謂費時不多,輕而易辦。念佛一聲,尚且罪滅河沙,何況拜佛時一心不亂、定心憶佛、滅罪難量。

      此種無相憶念拜佛法門是一種強而有力的習定方法。此種工夫由動中得,是故將來修成無相念佛時,身心能於聲色中來去自如,而不妨礙無相念佛之淨念相繼。

      權巧加行:凡不具持名念佛經驗又不瞭解如何無相憶佛念佛之人,應於日常生活中持名念佛。隨時隨地在心中默唱佛號、心念心聽。藉以降低攀緣心,統攝散亂心。行者可將無相憶念拜佛時所拜的那一尊佛菩薩的聖號,編成一句自認為優美的旋律。猶如唱歌一般,在心中不停地反覆唱念,同時憶佛想佛。此聖號之旋律不可輕快,而應穩重優美,默唱時之速度越慢越好。只可一句反覆唱念,不可編成多句旋律來唱念。亦不可在無相憶念拜佛時拜藥師佛,平時卻唱念觀世音菩薩;所拜與所唱,必須是同一尊,才能心無二致,專一拜佛念佛。此外平時在心中默唱聖號時,不可貪求多唱幾聲,應該緩慢安祥,唱時注意心地有沒有急躁?有沒有打妄想?有沒有在憶佛?如已有持名念佛經驗或已瞭解如何憶佛念佛者,則應專心學習無相憶佛念佛,不須再持唸聖號。

二、  每日早晚無相憶念拜佛各十至二十分鐘,不可間斷。也不可今天拜二小時,明後天休息。猶如划船,必須繼續搖槳,停槳休息一段時間,船便漂離航道或隨水後退。每次拜佛的時間可以增加,不可減少。除了拜佛的時間以外,必須在心中不停地唱念佛號。這樣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之後,散亂心漸漸獲得控制。但是仍會發現自己在拜佛時的雜念雖然日漸減少,佛號也不會在心中出現,卻很容易被外來的聲音所吸引。諸如電話鈴聲、門鈴聲、人聲、電視、音樂、狗叫等等,只要一有聲音,心即攀緣聯想,相續不斷。一直到這一拜的動作結束,下一拜即將開始時,才又想起正在無相憶念拜佛。然後又重新開始。行者不必為此苦惱;對於初學者,這是難免的過程,只要痛下決心,持之以恆,每天不間斷地無相憶念拜佛及默唱佛號,(原有持名基礎者應憶念念佛),一定會進步。

      由於每天持續不斷練習無相憶念拜佛及憶念念佛或默唱佛號的緣故,攀緣心不停地降低,終於能夠不受外來聲音的影響而專注地無相憶念拜佛,這就顯示工夫已經增強,耳鼻舌身意等五根已獲控制;但是眼根眼識則很難控制,往往在無相憶念拜佛時,看到地上有一根頭髮或其他雜物,心又起攀緣。每次一彎腰拜下時,便不自主的看它一下。明知應該全心憶佛拜佛,看住憶佛之念頭,卻無法使自已不去看它。這種攀緣心,相對於其他攀緣而言,已經較細,卻是眾生從無始劫以來,隨眼根而有的習氣,極難對治。以目前的工夫而言,尚不足以克制。唯一的方法便是暫時把眼睛閉起來,不讓它看。等到以後工夫更強時再開眼。行者到此地步可進入第三階段。

三、  閉目無相憶念拜佛:閉目無相憶念拜佛,可對治眼根之攀緣。精神容易集中,工夫增強較為迅速。觀察拜佛時之心念也較為清晰。但某些人閉目拜佛時容易頭暈,即應找出頭暈的原因,加以克服。萬不可因為頭暈,就放棄此一階段最能增強工夫的方法。頭暈的原因大約如左:

  1、失卻方向感之頭暈:此類人應於閉目無相憶念拜佛之前,先提示自己:「佛無身根,佛無相貌,法身遍滿一切處所,佛在我心中。我所面對之佛像亦不是佛,只是一種象徵,一個道具而已。」所以不必固執地要求自己的身體一定要面對那一個方向拜。即使拜到後來,變成背對佛像而拜,也無關緊要。心裡能捨去方向的執著以後,閉目而拜時就不再頭暈了。

  2、拜佛姿勢不正確之頭暈:拜佛彎腰下蹲時,不可使頭低於身體(不暈者則無此限制),拜畢起身時,頭部應略高於身體。以免血液因彎腰低頭而流注於頭部,起身後又突然流回身體,便容易引起頭暈。另外一種頭暈是拜佛五輪投地時臀部太高所致,應將身體往後、往下坐低,避免血液大量充塞於頭部。若因長褲太緊或無伸縮性而不能往下坐低時,應換穿寬鬆之休閒服或運動服。褲帶應以鬆緊帶或吊帶為宜。頭觸地面時,鼻尖應同時貼觸地面,避免以頭頂觸地。

  3、身體肥胖:身體肥胖者,應安置拜墊,高約二十公分。拜佛時雙腳及膝輪皆在地面,頭部及手掌手肘貼伏於拜墊上。避免血液充塞頭部,便不再頭暈了。

    克服閉目拜佛之頭暈後,即可繼續無相憶念拜佛。每日專注一心,持續練習,不再攀緣外境,進步較前迅速;在拜佛時,佛號已難得在心中出現了。

四、  避免控制呼吸:上一階段的困難克服以後,有某些人會發現自己雖不再攀緣色聲香味觸法,但是卻會發覺自己有些呼吸困難,或者喉嚨似有草絲哽住,覺得不舒服。這是因為「心」最愛攀緣;如今眼耳鼻舌意等五根都被閉塞,無可攀緣,只好轉而攀緣身根之呼吸了。因此一面拜佛,一面於下意識中控制呼吸。初時不覺,待發覺喉嚨難過、呼吸困難時,已經是好幾週以後的事了。現在既已發覺有此現象,便於拜佛時注意它,不讓下意識去攀緣控制呼吸。若控制呼吸的現象很嚴重(極少數人),而導致喉嚨極為難過的話,可以暫時用口呼吸。過一段時間後再回復以鼻呼吸,仍應注意防範下意識去攀緣控制呼吸。會有這種現象的人,在日常生活中默唱佛號時亦會同樣地控制呼吸,必須注意提防。待拜佛時不會再有任何攀緣,此一階段便告完成。若無控制呼吸現象者,可直接進入下一階段。

五、  閉目無相憶念拜佛時能夠一念不生:行者於閉目無相憶念拜佛時,已能專一憶念於佛。此一憶佛之念、清晰分明,不再攀緣色聲香味觸法。雖然到此,切不可自滿,仍需精進熟習。猶如牧牛,時時鞭策注意;無相憶念拜佛及平常唱念佛號的工夫亦需如此。每日精進練習,到後來、拜佛時之憶佛淨念,持續不斷,安祥自在。不需全神貫注,自然可以憶念。此念清晰分明;拜時輕鬆清涼而無熱惱。行者若曾修習禪定數息多年,便會感覺到此一無相憶念拜佛時之淨念相繼、比之於靜坐數息到「數而不數、一念相續」,簡直無所分別。此時心中己非常篤定,並在無相憶念拜佛時已能體會一念不生的境界了。也能瞭解末學為何要說:「對於已經進入此一境界的人,其實應該說是一念相續」的意思了。行者到此階段,仍應在平常行往坐臥之時,心中默唱佛號,不可中斷。若此時唱念佛號已極緩慢者,不可心慌;此是正常現象,表示定力已開始顯現,心不掉舉。雖然有時不欲默唱佛號、心地輕安,但仍不可因此捨棄佛號;平常仍應默唱佛號,心中同時憶念。已有持名念佛基礎者,應於日常生活中隨時提醒自己無相憶佛念佛,不可再持唸佛號。

六、         張眼無相憶念拜佛:由於現在工夫已經增強了,有能力克服眼根的攀緣,所以

改為張開眼睛,無相憶念拜佛。仍然在每天早晚各拜十至二十分鐘。拜時張開眼睛、仍然憶念於佛。初時稍不留意,又被色塵吸引;有時眼觀佛像、心中便有佛像。有時會瞟一下供桌物品或瞟視地面上的毛髮、棉絮、圖案。行者此時應即收攝心神,專心注意拜佛時之淨念有無中斷。眼睛之焦點應離開一切形像,眼雖有見,卻只是一個模糊的影像,一心向內收攝,想佛之法身、住在我心中,一心只在拜佛憶佛,觀此憶佛之念清晰分明。每日持之以恆地精勤專憶專念而拜,不讓心神分散。漸漸可以視如不見、聽如不聞地專憶於一佛而拜。拜佛時、六塵(註十一)與我不相妨礙。此時拜佛之速度自然會比以前快些,因為工夫即將成功了。

註十一、六塵:色、聲、香、味、觸、法。

七、 日常生活中開始無相念佛:上一階段之無相憶念拜佛時,可以不理會一切色聲香味觸法之影響而安祥輕鬆地專憶專拜,不會分心,即可開始在日常生活中隨時隨地保持拜佛時憶佛之念,而不必再默唱佛號,即是無相念佛。此時無相念佛,心中所憶之佛必須與每天早晚無相憶念拜佛時所拜者為同一尊。不可在早晚無相憶念拜佛時拜釋迦世尊,而平常無相念佛時卻念觀世音菩薩;否則將使工夫減弱或不能增強。亦不可有時憶釋迦牟尼佛,有時憶阿彌陀佛;更不可同時憶念二、三、四尊。必須專心憶念初學此法時即選定的那一尊佛菩薩,永不改變。如此在日常生活中隨時隨地保持無相憶念拜佛時憶佛之念,而無名號形像聲音,心中清楚地了知自己是念那一尊佛菩薩。這就是無相念佛,是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法門之初入門。當然,持名念佛亦可能到達這種層次,但必須具備正確而具足的禪定知見和工夫始得,除了極少數有善根福德因緣的人,一般人幾乎可說是可望而不可及。

     無相念佛的工夫,至此即將成就,應當珍惜,不可放逸自心,回到持名唸佛的方法。行者在日常生活中無相念佛,雖然常常會忘失此念,猶如一般持名念佛者一樣。但是對於學佛十餘年而仍不得力者,當他練習到這一階段時,心中已知因緣之殊勝,瞭解此一法門對於自己之受用,而不退轉;因此若有忘失此念之現象時,即會時時警策自己,返照自心,提起憶佛之正念。在與人說話時,因為需要傾聽及思惟回話而會忘失此念:思惟公私事務時亦需暫時放下此念。若行者之職業、工作,具有高度危險性,則以專心工作,心無二致為宜。每晚欲睡眠時,可以安閒地臥於床上無相念佛,不必專心;自然的在無相念佛之中入睡。行者到此地步,仍需每天早晚專心一意無相憶念拜佛,不可中止。直到大部份時間可以無相念佛而不忘失,則此階段已經成功。此時已得強烈之法喜。若此階段修成時間超過二個月、法喜稍淡。時間超過越久,法喜越淡;乃至延遲到六個月才成就者,幾無法喜,而工夫具在。迅速修成者,其所得法喜亦將因為習慣於此覺受而逐漸轉淡,行者對此不需疑慮。

八、  禮拜多尊佛菩薩:此階段初期仍應在每天早上專拜一尊佛菩薩,拜時專憶專念而無名號形像。日常生活中仍以同一尊佛菩薩而無相憶念。晚上拜佛時可改為禮拜多尊佛菩薩。拜前先選佛菩薩二至六尊,排定順序。佛在前,菩薩在後。第一尊必選本師釋迦牟尼佛,以此世界眾生一切學佛者皆是釋迦世尊之弟子,皆因釋迦世尊而修習佛法;飲水思源,感戴恩德,當於拜佛時先拜釋迦世尊,次拜他佛及餘菩薩。如是,行者隨自心喜悅,選擇自覺有緣之佛菩薩二至五尊,排於世尊之後。排定禮拜順序後,永不改變。每天晚上之無相憶念拜佛即以此諸尊,依序而拜。每尊各頂禮三拜,仍以十至二十分鐘為度。若時間已到而未拜完,仍應依順序緩緩拜完。選擇有緣之佛菩薩時,至少三尊、至多六尊。少於三尊,則作用不明顯;多於六尊,則心憶順序,容易分神,反致散亂。

      此一階段之權巧方便,目的在訓練行者心地更細密、更分明;欲使行者能有分辨念頭(話頭)之能力外,將來參禪時亦能具有思惟觀(註十二)之能力。

行者於晚上拜佛時,仍然是摒除名號形像聲音,而於每一拜時能清楚分別:此念是禮拜釋迦世尊、此念是禮拜彌陀世尊、此念是禮拜觀世音菩薩、此念是禮拜大勢至菩薩。前念與後念之「念相」差別何在,均能清楚分明。

初入此一階段時,早上仍只專拜初修此法時選定之一尊佛菩薩;晚上才拜多尊佛菩薩。此乃因行者於第七階段初成功時,工夫仍不夠堅強;剛轉入此一階段,在日常生活中無相念佛時,仍需要依賴每晨無相拜佛所得工夫,所以每天早上仍以專拜一尊為宜。若於初入此一階段時就早晚都拜多尊佛菩薩,可能使行者之工夫停滯不進。故建議行者於初入此一階段時,在早上禮佛仍以一尊為宜,以便藉著專一禮拜憶念來增強動中的工夫,使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的無相念佛能集中心力,迅速修成。

此階段應持續二至四週的時間來練習,直到行者於行住坐臥之中的無相念佛之念,能達到越是在動態之中,憶念越清楚分明之時,再改為早晚都禮拜多尊佛菩薩。但早上與晚上所拜之佛菩薩及順序必須相同,不可更動。平常之無相念佛仍是原來選定的同一尊,切忌換來換去。

此一階段之無相憶念拜佛,必須每一尊三拜,不增不減。增、則分別念相之作用不明顯:減、則心易散亂,工夫難增強。剛進入此一階段時,常會忘記禮拜之次數。有時一拜以為二拜,有時三拜以為二拜。若拜時混淆、不能清楚了知,則以當時所認知之次數為準,不需責備自己忘失次數,以免因為悔恨而影響當時之修行。

此外,拜佛之次數,是因為有身體、有拜佛之動作而有,若離身體及動作、即無次數。我們利用身體和動作當作工具來鍊心,只要能制心一處,只要能專一、能細心分別便好。次數對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能否修成清楚分明的工夫。因此行者在無相憶念拜佛時若次數混淆,只需當機立斷、選擇當時自己所認知的一個次數,繼續禮拜。不可讓悔恨或責備之心來影響當下的修行。

拜佛時記憶次數,不可以有一、二、三、等文字或聲音在心中出現,而能清楚知道是第幾拜,並且心中清晰地憶念所拜之佛。於每尊佛菩薩三拜之後,亦不可在心中出現一個念頭:「下一拜是大勢至菩薩」。而是直接憶念下一尊佛菩薩並安住於第一拜之意思,而無名號與數目。「憶想佛菩薩之念頭」與「第一拜之意思」同時並存,清楚分明。練習既久,自能清晰地了別:現在所頂禮的是那一尊佛菩薩、是第幾拜。對於禮拜前一佛之念與禮拜後一佛之念,能清晰地分別。

九、               佛在靈山莫遠求:行者完成第八階段的工夫時,自知不久即可完全修成無相念佛法門,心

中喜悅篤定,但應提防自滿及愩高之心。若心自滿、則不拜佛,工夫即停滯不前。行者當知,此門工夫必須以無相憶念拜佛為方便,工夫始得增強。若心自滿而懈怠拜佛,工夫便不易增進。除非行者已曾多劫修定,是利根人、或工夫已超越此一層次,則另當別論;否則仍宜精勤地在每天早晚勤修無相憶念拜佛為是。

    若心愩高、則起心分別:謂我能他不能。彼不如我,彼應學我。起心分別故,則慢心待人。慢心分別故,失諸法利。是故行者到此階段,務須除去自滿及愩高我慢之心,繼續精勤練習,日趨純熟,心更明淨。終於在每天早晚無相憶念拜佛時,不需極強之意志力而能照見憶佛之念、了了分明,禮拜前一佛之念與禮拜後一佛之念,極為清晰,善能分別。禮佛之時,安適自在。頂禮每一尊佛菩薩之次數皆不會忘失,也不會有次數之聲音或文字出現。同時亦已能在日常生活中輕鬆自如地無相念佛。雖然身在繁忙緊張的現代生活中奔忙,卻能無時無刻自在地無相念佛,乃至在與人說話時,處理公私事務時、思惟一切事時,均能不憶而憶,自動自發地無相念佛。

    行者修習到此地步,心中清晰明淨,自知佛在心中,佛在身中。所謂:「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本在我心中」。直下認定:此無相念佛之念,實向心中而念。行者若一向念釋迦牟尼世尊,則自覺釋迦牟尼世尊其實在我心中,不離方寸。若一向專憶阿彌陀佛,或專憶諸佛菩薩之任何一尊,莫不如是。

    行者此時若在路上行走,則見狗是佛、見人亦是佛。眼根所見莫非憶佛之念,而無佛號、聲音、形像。或於日常生活中,聞一切音聲,亦莫非憶佛之念,心中亦無佛號之音聲。佛說阿彌陀經所述「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聞是音者,皆自然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即是此也。吾人在此五濁堪忍世界,雖無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但因能依念佛圓通法門善巧修持,到此地步時,聞一切喧囂之音聲,自然起念佛之心,心中無非憶佛之念。行者修行至此地步,法喜之覺受達於頂點。若極精進之人,於六週內修習到此地步,則法喜極強烈,乃至踴躍不已。逢人普勸修習此一法門:慈悲心起,普願人人皆能由此法門得入唯心淨土或往生諸佛淨土。自知必能於臨命終時往生極樂,毫無猶疑。心中極為篤定踏實,不同一般學佛者之心中傍徨、不能得力。行者若原本參禪,此時已具備參話頭及思惟觀之能力,無門之門就在眼前;心大歡喜,便發善願:願一切佛子俱得由此無相念佛法門、親見無門之門。

    一般人修習此一無相念佛法門至第九階段成功,多在三個月屆滿之前後,法喜略淡。若不精進,則四、五個月,乃至經年,不得成功。根器不利者若精勤修習,六個月滿亦得成就,唯法喜甚淡。行者修習此法,切忌躐等躁進,貪求法喜;否則欲速不達,反而耽延時光,後悔不及。又:法喜僅是修習成功之心理覺受,猶如中獎,初時喜樂,漸漸淡薄,亦是無常,非是常樂。行者不應以追求嘗試法喜之心而修此法,當以成就究竟解脫為目標而修此工夫,藉此作為助益。

註十二、思惟觀:參禪者住於疑情中全心思惟疑情。思惟時離卻一切語言、文字、聲音、符號、形像而思惟。

十、  動靜兼修:行者修習無相念佛成功後,仍不可自滿。細心觀察之下,仍可發覺在思惟事物及

與人說話時之憶佛念頭較不清晰。故於說話及思惟事務時,需注意「內攝與外緣之均等」(註十三),若能平衡,則此憶佛之念即轉清晰。欲達此地步,除需每日早晚無相憶念拜佛及平常生活中之無相念佛以外,尚需參加一般念佛會共修。於共修時高唱佛號,心觀憶佛之念,使此念不受佛號影嚮,融合為一,清晰分明。(自已在家唱念亦可)。此外仍應每日靜坐一小時。在靜坐之時無相念佛,不可昏沉,細觀此無相念佛之念由粗轉細。此是由動轉靜之工夫。凡我佛子欲成道業,應當動靜兼修,速得入道。

    若行者欲入念佛三摩地,修唯心淨土者,亦當每日靜坐無相念佛,不可僅賴平常動態中之無相念佛。蓋三摩地有定相故,當於坐中求。若坐中無相念佛時,身不傾動,都攝六根,淨念相繼,而能日日練習。有朝一日,性障消滅,即入三摩地;若不自滿,再勤修鍊,三摩地純熟,便漸漸獲得念佛諸種三昧功用。因此法門深入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境界,漸漸證得楞嚴大定。證楞嚴定之各種境界及悟見自性等相關境界,行者可自行請閱楞嚴經,此不敘述。

    此一階段成功時,行者即能於動靜二相之中,隨時清晰照見無相念佛之念。猶如牧牛純熟,野性盡除,隨逐於人。便恍然得知經中所謂「介爾初心」原來如此。至此無相念佛完全成就。而此無相念佛法門之完全成就,其實僅是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法門之入門而已。

    行者修習至此,若欲往生諸佛淨土者,僅需每日一回於佛前或望空稱念佛名,憶念四弘誓願及欲生佛國之世尊所立別願(如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之某願而與己相應者。亦如東方琉璃世界藥師佛十二大願之某願而與己相應者),並以每日修行之功德迴向發願於捨報之時往生彼國即可。餘時則專憶彼一佛。往生時至,必蒙預告。七天之後,所憶念佛、現前授手,安祥往生,無有掛礙。此乃一般念佛淨土行者夢寐所求者。

    若行者自知一心不亂,將來往生無疑,而欲於此生更進一步修習佛法者,可延長打坐之時間,深入念佛圓通法門,隨行者是否精進及善根深淺不同,漸獲楞嚴大定之各種解脫境界及念佛各種三昧。此中境界則非末學所能揣摩敘述。蓋大勢至菩薩所述之此種念佛圓通法門,層次由淺至深,自初信位菩薩至等覺妙覺菩薩等五十二階位之菩薩,均所通用。法門雖一,所證深淺各自不同。若如楞嚴經中所述,修至想陰滅盡、進入行陰區宇,乃至行陰滅盡者,此菩薩境界已超越聲聞四果羅漢;若過識陰區宇,而至識陰滅盡者,已經十地圓滿,成為等覺菩薩了。自最淺之無相念佛、至最深的識陰滅盡,其間所證,各各不同,境界非一。對於經中所說各種不同層次之解脫境界,吾人當以「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的精神,戮力勤修。萬不可得少為足,便妄言已修成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法門,以致獲咎。仍當虛心潛修,殷勤供養禮拜釋迦牟尼世尊及所憶念之佛菩薩。

  註十三、內攝外緣之均等:

1、    無相念佛人、若無內攝而緣眼前人所說話語,則憶佛之念全失。若無外緣,全心內攝憶佛之念,則眼前人說話時、我不知其意。若內攝外緣均等,則眼前人說話之意能會,心中憶佛之念亦清晰分明。

2、   見性人,見自性遍一切處,乃至聲香味觸法亦復如是。若常外緣,欲見自性,定心則散,一段時日之後,漸漸不見自性。若完全內攝,則住定境,不見自性。若見性人於見聞覺知之中、保持內攝外緣之均等,則悟境不退,自性時時在前。此即禪宗六祖所謂「念念不離自性」,即是保住、任運。此需具備無相念佛工夫或修得動中看話頭的工夫始得保任。否則便需遠離塵器,於水邊林下長養聖胎。

3、   證得禪定者(退分除外)若於日常生活中亦如無相念佛者保持內攝外緣均等,則可常在初禪定心中,過平常人之正常生活而不退於定心。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